八八重建,我的觀察 Facebook Plurk Twitter

        2009年88水災後不久,國內知名慈善團體向政府高層提起可以在三個星期內完成「永久屋」並「無償提供給災民」的承諾。8月15日上午,行政院邀集民間團體開會,為跳過安置、一步到位的住宅重建政策定調。此一基調,讓龐大的民間捐款除去發放慰問金外,幾乎「全數」導向「無償提供永久屋」,加上豐沛的政府預算挹注,比起過去任何一次災難事件,絕對具有可以讓災後重建難度最高的「住宅重建」有序展開的條件。無奈急於看到「進度」的社會大眾,讓急於效率表現的政府多了一個藉口,加上始終認為這是「行善」的執著,把重建一步一步地推向不平衡。風平浪靜的表面與處處感恩的謝詞深處,卻隱藏著一股難以平息的怨氣。

遷村?遷居?誰說了算

        怨氣,其實是來自災後喊出來的「劃定特定區域,強制遷居、遷村」政策。雖然,三讀通過的《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特別條例》在「劃定特定區域」前加上「經與原住居者諮商取得共識」,並在慈善團體「無償提供永久屋」的強力背書下,只要願意被「劃定特定區域」者,就有資格申請「永久屋」。

        那些部落應該「劃定特定區域」?答案是:經劃定機關會同專家學者評估為不安全或危險者。也就是,只要評估為不安全或危險的部落,就得進入「諮商」程序,選擇接受或不接受「劃定特定區域」,沒有回頭去質疑安全或不安全的路可走。比起921災後針對震災受損建築物爭議,由雙部會組成安全鑑定小組的機制,88災後的「特定區域」劃定,顯然強勢許多。至於不接受「劃定特定區域」的部落怎麼辦?一度傳出將被「限制供應及修復該區域內的維生系統」,後經反彈改口為「持續諮商」,卻留下「不提」如何處置的模糊空間。難怪會有人質疑,部分基礎設施選擇性的不積極作為,與「劃定特定區域」尚在「諮商」有關。

劃定特定區域政策,變!變!變!

        「一手棍棒、一手蘿蔔」的策略,確實發揮一定的效果。然因所謂「諮商共識」定義不明,加上「劃定特定區域」後,必須限期搬遷,原居住地將被限制居住,離鄉遷居後的生計要如何維持等等疑慮,確有不少部落一直處於「協商」狀態。沒料到,2010年2月11日的一份特定區域範圍公告文件,竟附帶有「未取得劃定特定區域共識住戶表」。這意謂著,只要你「無意願」或「未表示意見」,政府就會把你的名字公告周知。同一時間,政府又在「劃定特定區域」外,增加「核定安全堪虞」的選項,只要被「核定安全堪虞」,也有資格申請「永久屋」。這種「化整為零」、「前後不一」的策略,使得被專家學者建議應「劃定特定區域」的部落原居住者,只能選擇「留在原居住地」或「接受永久屋安置」。看似二選一,其實只有「接受永久屋安置」。

        政府認為這種作法,可以讓部落避免因留與不留的爭議而撕裂;卻,有人擔心這是在撕裂部落的整體性。「分化」的憂慮,是存在的。

沒有遷村,只有遷居

        《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特別條例》明定「遷居、遷村」應尊重人民、社區(部落)組織、文化及生活方式。何謂遷村?除了部(村)落族人(村民)由一個地方遷往另外一個地方外,還包括遷住戶對原土地的歷史、感情與生活連結,以及對新土地的調適與再生。從原居住地是否不能再適合居住,到新居地是否適合居住,其協商過程可能是反覆的,但必須是完整的,所建立的共識應該是細膩的。遺憾的是,政府對於「劃定特定區域」範圍原居住者的安置至今沒有遷村的思維,只有個別遷居的作為。原住民族委員會也只能雙手一攤:「還在研議中。」太陽已下山,「午餐要吃什麼」?還在想。

        原住民族是一個很熟悉遷徙的族群,累積有豐富的山林保育智慧。當前的政策思維與操作,卻是以國土保育之名,在完全不給予緩衝空間與時間的前提下,要他們遠離山林,並如同下聖旨般的斷言「原居住地是危險的」。「迫遷」的憂慮,是存在的。

遷居與原地重建,待遇有落差

        在離災的大帽子下,政策一面倒向遷居。自行購屋者,享有利息補貼與購屋自備款50萬元的補助;然,想要自行原地重建者,卻只有重建優惠貸款的利息補貼。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雖針對原地重建者,提供每坪4萬元、每戶最高112萬元補助。但,相較於選擇入住「永久屋」者,差別待遇不言可喻。

        「原鄉重建」會不會只是夢境裡的桃花源?

一塊石頭,各自表述

        由政府提供土地,慈善團體興建住宅後,贈與受災者。其實,是「美事」一樁。但,政府、慈善團體與受災者間的三方關係並沒有明確的規範,特別是受災者的參與機制。一開始,法務部很慎重的召開數次會議,並擬妥草案,卻未被採用。一年來,衝突不斷,從石頭上的字,到房屋樣態及園區名稱,爭議中,好惡分明。各級政府在誰也不願得罪與被得罪的情況下,只好滿腹勞騷的周旋在慈善團體與受災者之間。

        如此爭議何時結束?恐怕只有時間才能回答。

下一次?

        八八水災已離去,災害已造成。失衡的重建,也將在慈善團體承諾的「永久屋」園區逐一完成後,可望在年底告一段落。剩下的,就是等待「終局」的公共工程-河川疏濬、道路復建要不要做?要做到什麼程度?

        一個曾歷經921大地震的臺灣社會,並沒能從災難中累積經驗。不分藍綠、信口開河、胡亂加碼的政治承諾,我們不禁要問:下一次災難,是不是「比上有餘,比下不足」?下一次災難,淹水戶是否可以加碼到10萬?下一次災難,受災者是不是可以有免費的房子?下一次災難,政府是不是可以負擔貸款餘額?

        我是不抱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