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基進社會工作觀點省思南投生活重建中心事件 Facebook Plurk Twitter

陶蕃瀛

        我在1999年12月30日出版的社區發展季刊第八十八期裡發表過一篇名為「社會工作專業發展的分析與展望」的文章。文章重點之一在指出台灣地區社會工作專業發展之實質內涵比較多的是依附國家政治體制的建制化,而比較少是專業自主與能力發展的專業化。南投生活重建中心的事件再次突顯出專業自主的薄弱,也清楚的突顯藉由發展專業組織提昇專業知識能力和社會工作專業在政治領域內發言權利與地位的必要性。

        專業發展本質上是專業獲取服務場域裡獨占位置的努力。而這個努力需要專業有能力提供高品質符合社會期待與案主需求之服務的實力為基礎,也需要專業有政治權力方面的力量。這使得專業化不可避免的含有政治與權力的本質色彩。台灣地區的社會工作專業與專業教育裡長期以來自我的去政治化,使得社會工作專業集體地未能充分意識到社會工作專業化扭曲為建制化的現象和問題,也未能踏實經營專業組織的基層實力。南投縣生活重建中心事件殘酷的事實也許能治療壹下社會工作專業的政治冷感和無能。

        因為專業發展本質上的政治與權力內涵,專業化過程不可避免的要面對與國家體制分享權力的爭戰。謹將「社會工作專業發展的分析與展望」一文和另一篇討論到基進社會工作實踐上與國家體制可能的關係型態的另一篇文章「基進社會工作實踐的方向與形式(初稿)」與各位關心台灣地區社會工作專業發展和案主權益的朋友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