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書庫」青年教師運動--閱讀野火 照亮學子路 文/柯芷伶 Facebook Plurk Twitter

本文摘錄自『30雜誌』8月號 2005/8/9

夏蟬對著日頭嘶鳴。南投縣草屯鎮虎山國小一年丁班講台上,小朋友正賣力演出「垃圾袋公主伊莉莎」。故事描寫一位勇敢的公主與火龍鬥智,要救心愛的王子,台下小朋友個個睜大眼、微微張嘴,完全被故事迷住了。最終,伊莉莎救出了約翰王子,沒想到王子卻嫌棄穿著垃圾袋的公主。小公主腳一跺,「約~翰,你雖然穿得很像個王子,但其實……你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爛~人!」彷彿同時啟動開關,四十個一年級小朋友很有默契地大喊最後一句台詞,哄堂笑開。

愛的書庫

     這是虎山國小老師林芳智帶領「班級共讀」的實況,讀本是《紙袋公主》(遠流出版),林芳智就地取材,改編成「垃圾袋公主」舞台劇,一堂課換人重覆演五次,小朋友就是不膩,還搶著上場。但讓四十個小朋友熟知劇情、朗朗上口地背誦,靠的是台灣閱讀推廣中心所設立的「愛的書庫」,南投縣設立的地點之一就是虎山國小。一般圖書館只能單本借書,書庫裡每一本書都有四十冊,用大型白色塑膠箱裝著出借。其他學校的老師不惜花半個鐘頭的車程,開車來虎山國小借書,扛回一箱箱的書。

10分鐘到45分鐘的距離

     「『愛的書庫』捐的是45分鐘的閱讀,而不是10分鐘的閱讀。」台灣閱讀推廣中心執行秘書陳一誠有感而發地說,他的正職是旭光高中的老師。他說明不論是政府或民間,捐書到偏遠地區都是捐給圖書館,但目前仍有國中小學圖書館的書不能外借,孩子只能利用下課10分鐘到圖書館看書;而且若沒有人帶領,孩子下課連圖書館都不會去,而愛的書庫四十冊一箱的創新做法,就是讓老師們在課堂上陪孩子一起閱讀,時間是45分鐘,書籍的利用效益大大增加。愛的書庫,正是許多老師夢寐以求的資源。2005年4月,921震災重建基金會捐贈新台幣1200萬成立「愛的書庫」,另設立「台灣閱讀推廣中心」,負責購書、借閱調度等工作,歸屬於南投縣政府教育局之下。書庫原本只設立於彰化縣、南投縣,但其他縣市老師紛紛到推廣中心網站留言連署,希望其縣市也有書庫,迴響不斷。

     「身在偏遠地區教學的我,深深感受到孩子們大量閱讀的需要,卻也苦於優良書籍的匱乏。希望真能成立台南縣愛的書庫,助老師們一臂之力,拉孩子們一把,和中部的學生們一樣,也能享受讀好書的幸福。」台南縣老師吳逸嫻在推廣中心網頁寫下連署宣言,甚至很多台南縣學生也留言希望快點成立書庫,他們喊著圖書館的書太少了,都沒有新書可以讀。

愛的書庫

點火緣自六個30世代火種

     彷彿一場野火,各地閱讀的渴望從草根熊熊燃起,但很少人知道,點火的是第一線基層教師。以旭光高中老師陳一誠為首,以及南投國中老師李芳婷、虎山國小四位老師林芳智、白小瑩、簡瑞貞、吳育榕。這六位老師年齡分佈從五年級中段班、到六年級生都有,擁有第一線教學現場五年以上經驗,其中陳一誠與林芳智是夫妻。

他們需要同樣的機會

     推廣閱讀教育的初衷,來自老師在教學現場深刻的無力感。「幾乎教不下去!」陳一誠表示許多學生進了國中後,考試時直接放棄要寫字的簡答題,「以前是唸他們考試寫錯字,現在是連錯字都沒得看!」陳一誠說。

     「我希望我的學生跟我的孩子一樣有機會!」林芳智說。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院院長洪蘭曾感嘆,出了台北,才能體會什麼叫「貧富差距」。偏遠地區的孩子在人生戰局上,很早就喪失了「閱讀」這張好牌,其中許多是家庭因素。林芳智明顯感受到班上有1/3甚至1/2的孩子,由於家庭經濟狀況較差或是父母不在意閱讀,儘管很聰明,學習表現卻遠不如其他孩子。由於從小就培養自己孩子閱讀的習慣,林芳智發現很多自己小孩懂的事情,班上學生卻不知道。用母親的心情呵護班上的孩子,她認為最好的禮物就是陪他們讀故事,把孩子欠缺的閱讀在課堂上補起來。

「書」陣不輸人

     書籍是硬體,而如何懂得「帶領」孩子領略閱讀的美更重要。目前六位老師的分工是,陳一誠負責統合協調對外事務,其他五位老師則撰寫學習單(讓小朋友在閱讀後練習思考的範本)、推動班級閱讀的實際策略,將自己的經驗放在中心的網頁上與大家分享。核心團隊們不定期地開會、督促彼此創新,他們的努力讓推廣中心一開始就擁有完整的閱讀解決方案。「有些老師對上閱讀課有障礙,我們希望閱讀推廣中心成為老師們的後勤補給站。」陳一誠補充。

微弱的火苗寂寞的推廣之路

     從有心改變教學現場到921經費正式挹注,這群老師孤寂地走了一段路,土法煉鋼推動閱讀。「我們整個年級曾聯合寫了一封給家長的信,懇切地請他們交一百元替孩子買書,還特別說明這些錢會統一購買書籍交換閱讀,等於買一本書看好幾本書。」

     虎山國小高年級老師白小瑩說。只是鄉下父母普遍沒有閱讀意識,有些人並無能力負擔這筆支出,錢收得零零落落;而在交換閱讀時,有心的老師早早閱讀完,有些老師卻總是抽不出時間上閱讀課,拖延交換的效率,最後草草收場。「一個人推真的很寂寞。」白小瑩此話一出,其他核心成員頻頻點頭。

奔走出一條生路

     儘管處境克難,他們主動找尋出路。陳一誠多方嘗試,找到中部知名企業美律電子與環隆電氣願意各贊助20萬,設立南投縣閱讀推廣中心。之後921的經費進來,這筆捐款就暫時不動,閱讀推廣中心也從最初的「地方級」變成「台灣級」。

     有人說這群老師運氣好,適時獲得921的經費,卻忘了他們先前的奔走與努力。想到這群老師,921震災重建基金會執行長謝志誠說:「當你手上有資源,看到一群人想做這件事,怎麼能無動於衷?」他不只投注經費,還特地跟中部幾個縣市長打了招呼,請他們一定要支持這個閱讀活動。閱讀資源稀少的縣市政府當然大力贊成。

野火開始燎原 從台灣中心往南北擴散

     接著,便逐漸形成一場由窮鄉影響城市、草根影響中央、青年號召青年的閱讀運動!從台灣中心的農業大縣南投開始,短短三個月間「愛的書庫」擴散到台北縣、台南縣,閱讀野火剛剛好燒到台北、高雄兩個直轄市的邊緣。其實921的重建經費只能用於中部七縣市,台北縣與台南縣不在範圍之內,但由於老師們積極連署,目前台灣閱讀推廣中心以「借用」的方式成立書庫,顯示各地閱讀資源的欠缺。另外,愛的書庫也號召即將畢業的準教師撰寫學習單,並在暑假時下鄉帶領孩童閱讀。凡為書庫編寫教材者,愛的書庫都會致贈一張證書。陳一誠開心地聊起,一位彰師大學生寄信來說已甄試上正式教師,撰寫學習單的證書頗具加分作用。

全靠奉獻與合作

     愛的書庫得以順利運作,靠的就是這些源源不絕的善意。南投市議員還請教育局批准,讓所有老師借書時都算公假;旭光高中校長陳江水讓台灣閱讀推廣中心設在學校圖書館裡,場地水電費全免。但最令人感動的,是義工媽媽的支持。所有愛的書庫的整理、看顧都是由家長義務擔任,在暑假學校停課時,他們沒有休息,仍會為老師們開庫拿書。虎山國小義工媽媽江宜倫笑說看到孩子喜愛閱讀就值得了,「現在我兒子每天回家會翻開故事書,大聲地念給我聽。」她笑著說。另一位義工媽媽吳秋珠訝異於孩子的改變:「他現在好懂得珍惜書,知道書是借來的,都用手捏著翻頁;放學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向他姊姊炫耀今天的新書。」孩子一點一滴的改變,更加強了他們服務的熱忱。

     教師,本質上是不講究團體合作的行業,過去的習慣是站在講台上各顯神威,溝通與串連的工作常被忽略。但陳一誠這群老師打破慣例,利用團結,衝破了現有教育資源的限制,創造新的工作方式,讓其他老師發現另一種可能性。於是六個人的閱讀大夢,成為全台老師的共同大夢,而理想,仍在持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