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案用水 會多不會少 Facebook Plurk Twitter

        由於開發單位一再對外宣稱他們已經有了周全的用水減量計畫、用水循環再使用計畫、廢水回收再生計畫、放流水再利用計畫與海水利用計畫等一連串的節水規劃,但是卻有意無意的迴避了他們真正高耗水的需求,甚至導引一般民眾在認識不清下,以為每日32萬噸的用水(1997年4月已修正為30萬噸),在如此高回水率的節水規劃下將變得非常小!

         但是,我們要在這裡忠實的反應這些用水需求數據。

         由燁隆集團所提出的環境影響說明書定稿本第I-D-1頁~第I-D-13頁中,可以看出他們所提出的用水計畫為:大煉鋼廠每日的循環用水量高達397萬噸,經過用水的循環使用及引用海水作為動力工廠的冷卻用水,每日所需的補充水量為10.7萬噸,其回收水率高達97%,遠超過中鋼公司及日本新日鐵君津製鐵所;加上廠區的每日1.28萬噸的民生用水,總計燁隆精緻一貫作業鋼廠的每日補充用水量為12萬噸。

        另外,由東帝士集團所提出的環境影響說明書定稿本第5-15頁中,也可以很清楚的看出他們的用水計畫為:當試車完畢開始運轉時,每日的民生用水為2.55萬噸,工業用水為19.2648萬噸,總計東帝士七輕石化綜合廠的每日補充用水量約為20萬噸。經過許多專家的質疑後,東帝士集團在1997年4月提出的用水計畫說明書修正本中,將每日的民生用水降低為0.1116萬噸,工業用水降低至17.6648萬噸,總計為17.7764萬噸

        兩個開發單位雖然在他們的用水計畫說明書中,就節水規劃提出了:用水減量計畫、用水循環再使用計畫、廢水回收再生計畫、放流水再利用計畫與海水利用計畫,但我們還是要強調:在開發單位所陳述的節水規劃下,每日仍需高達30萬噸的補充用水量,而且這個數字還未包括因設廠及就業,而自然形成的聚落所衍生的各種用水需求。

每日30萬噸的水是多少?

  • 約125萬人口每日的民生用水。(主計處:每人每日的用水為0.24噸)
  • 台南市每日民生用水少於30萬噸!
  • 南化水庫每日的出水量約28萬噸。(1995年資料)
  • 烏山頭水庫每日的出水量約53萬噸。(1995年資料)

        這些數據是開發單位自己所提出的需求,絕非杜撰!而且我們也認為開發單位所提的用水量需求係在新設備,或設備運轉條件符合理想下的結果,是一個最少量。開發單位應就未來營運,設備折舊後,甚至較長期的擴廠計畫下的實際用水需求加以分析(由燁隆集團所提出的環境影響說明書廠區配置圖,已經可以隱約看出未來可能擴建第四座高爐),一併提供水利單位審查,納入核准與否的參考。

        至於供水系統的規劃為何?依照東帝士集團所提出的七輕石化綜合廠工業原水供水系統規劃為(環境影響說明書定稿本第5-16頁~第5-19頁):以烏山頭水庫作為供水水源,並以此作為工業用水專用供水系統,建設一條途經官田、麻豆、佳里、七股直通濱南工業區的輸水管,總長度為38公里。

        而燁隆集團所提出的精緻一貫作業鋼廠的供水系統規劃方案為(環境影響說明書定稿本第I-D-4頁~第I-D-13頁):

  • 依嘉南農田水利會的構想為『利用現有的灌溉系統,自麻豆支線的後營站起,配φ1300公厘的管線,沿灌溉渠道向西經劉厝分線、大寮分線、#176 公路及大寮大排至濱南工業區廠址』。
  • 依台灣省自來水公司的規劃為『結合烏山頭、潭頂及南化水庫等之水源,配置φ1500公厘管徑,自台南市沿安南區西北而上,經國聖橋向西至七股工業區,主管繼續北上至濱南工業區,另由烏山頭水庫淨水廠出發改配φ1500公厘水管,經佳里向西,雙線供應濱南工業區,在建廠初期則自學甲加壓站配管向西,經中心漁港後以分管φ450公厘供應』。

        上述粗糙的供水管路規劃方案,經過質疑後,開發單位在1997年4月提出的用水計畫說明書修正本中,再度就此一部份提出說明:

  • 在自來水部份,仍採台灣省自來水公司的規劃,結合烏山頭、潭頂及南化水庫等水源,以三條管路通達濱南工業區:一為配置φ1500公厘管徑,自台南市沿安南區西北而上,經國聖橋向西至七股工業區,主管繼續北上至濱南工業區;二為烏山頭水庫淨水廠出發改配φ2200~2000公厘水管(管徑變大了?),經佳里向西;三為自學甲加壓站配管向西,經中心漁港後以分管φ400公厘(管徑縮小了?)供應,前兩者形成雙線供應系統,後者則供應民生用水。
  • 在工業用原水部份,兩個財團仍然要求以烏山頭水庫作為第一優先水源,興建工業用水專用管路,直達濱南工業區,其中,東帝士集團提出三個供水路線規劃方案,而燁隆集團則仍然擬利用嘉南大圳輸水到工業區,並分別計畫在官田站、麻豆站與後營站取水,另外也針對官田站取水的情況,規劃四條不同的路線。

        對於開發單位一再宣稱要以烏山頭水庫最為工業用水的水源,直接取得獨立的水權,但對於如何與農業用水水權協商調配,以及如何取得輸水管線的路權與土地等問題皆迴避不談。因此,水利單位在回應開發單位的用水計畫前,應要求開發單位提出解決方案,工程與土地徵收費用誰來支付?是否願意支付移用農業用水補償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