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二水災衝擊 潟湖是關鍵 Facebook Plurk Twitter

        2005年6 月12日開始的豪大雨,讓台南縣內逾半鄉鎮前後三次陷入淹水的夢魘,包括七股在內的沿海鄉鎮對外交通完全中斷,有如孤島。

        對於歷經多次颱風豪雨,總能安然無恙的台南縣沿海鄉鎮而言,六一二水災應該是意料之外的衝擊!過去以來,當地居民常把這個福份歸因給台南沿海擁有兼具防洪功能的潟湖。當地的保育與環保團體甚至把七股潟湖稱作是保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台江守護神」,主張妥善保護潟湖,不要被用來開發濱南工業區。

        這些曾是家園守護神的潟湖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經過這次的大水災衝擊,台南縣政府痛心檢討,發現水災氾濫的問題在於離岸沙洲的流失與潟湖的逐漸縮小淤平:

  • 離岸沙洲侵蝕流失,天然防波堤喪失防禦暴潮功能:依據1989年與2002年網子寮沙洲航測圖比對結果,發現最近14年間,網子寮沙洲退縮約700公尺(即每年退縮50公尺),而沙洲高度也從6.5公尺劇降至1公尺,2005年在連續遭到海棠、泰利颱風侵襲下,巨浪直接越過沙洲,把沙洲衝擊出一個大破洞,湧浪長驅直入,導致大寮排水出口受阻,造成上游的七股、佳里地區水患。
  • 潟湖逐漸縮小淤平,喪失自然滯洪功能:由於離岸沙洲向東退縮造成潟湖面積急劇縮小,另一方面颱風巨浪沖蝕沙洲,將沙土帶入潟湖致使潟湖逐漸淤平、陸化,導致北門、七股潟湖逐漸喪失天然滯洪功能,無法容納將軍溪、大寮排水和七股溪上游的洪水,造成將軍、七股、學甲、麻豆、佳里等地區淹水情形嚴重。

        由於北門、七股潟湖是台灣主要的牡蠣養殖區,也是觀光漁筏的發源地,一旦潟湖淤平、陸化,將造成漁民大量失業,此外,潟湖在海水淡水的交互作用下,營養豐富,是沿海魚苗的重要哺育場所,倘若淤淺消失,恐將造成沿海漁業資源枯竭的嚴重後果,連帶的使得區域排水的問題更趨惡化。

         面對挑戰,台南縣政府提出搶救復育對策:

  • 運用親水柔性工法保護離岸沙洲:清疏北門、七股潟湖150萬方的淤沙,以打樁編柵方式回填培厚離岸沙洲,將10公里長的沙洲加高3公尺,培厚50公尺,以鞏固天然防波堤,填塞沙洲缺口,遏止暴潮海水倒灌。
  • 參考荷蘭、歐洲經驗,於潮口設置防潮閘:荷蘭地勢低,每逢暴潮海水倒灌,便造成重大淹水災害,因此在北海及西南沿海地區興建一連串的離岸海堤及防潮閘,將暴潮阻擋於外海,並降低內海(潟湖)水位,形成天然滯洪池承納上游洪水,成效顯著,英國也在泰晤士河口設置有大型的防潮閘,義大利政府為搶救威尼斯也計畫在潟湖缺口設置防潮閘。2005年海棠、泰利颱風期間,台南將軍潮位站測得的外海暴潮高達1.9公尺,導致海水循將軍溪河道倒灌,佔據排洪斷面,上游洪水無處渲洩,溢淹兩岸,造成嚴重水患,因此,可在北門、七股潟湖潮口興建3公尺高的防潮閘,配合沙洲防禦暴潮入侵,讓潟湖形成大型海岸滯洪池,以容納將軍溪、大寮排水、劉厝排水的洪水,減輕學甲、麻豆、佳里、將軍、七股等地水患。
  • 加強沙洲及潟湖監測維護工作:為確保離岸沙洲沖淤平衡,建議成立專責單位負責長期監測,一旦發現沙洲侵蝕及潟湖淤積惡化,即刻辦理清疏與沙洲加高培厚等維護工程,方能確保離岸沙洲的動態平衡。

        看到潟湖因大自然反撲所遭受的傷害,想到家旺伯在農曆年初一告訴我的:最近潟湖的漁獲少了很多!讓我更深一層的體會到「台江守護神」的意義,也進一步警覺到在大自然反撲之下,人類若不能停止私慾的作祟,反而一再的貪婪,惡性循環的結果,受傷將不只是潟湖、不只是沙洲,而是: 台灣,土地,我們敬愛的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