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空港貿易區 正反有爭議 Facebook Plurk Twitter

         興建南部國際機場,把國際機場蓋在七股,不是蘇煥智上任後才有的計畫,而是從陳唐山縣長任內就開始推動。1993年,交通部委託的評估計畫指出:興建南部國際機場為政府勢在必行、刻不容緩的建設。至於南部國際機場的候選地點中,則以七股最佳,理由包括:七股位於南部產業地理中心、沿海腹地廣大、空域優良、氣候適宜、土地取得容易、開發成本低與環境衝擊較小等優勢。

        七股國際機場的計畫地點位於七股潟湖西北側海底未浮出的沙洲,基地長6公里、寬4公里,面積約2,400公頃,距七股海岸約5公里。場址所在地有一個海底沙脊,是濱南案計畫用來當作錨泊區的區位,也是濱南案計畫抽沙造地的沙源,在反對濱南案的過程中,環保團體就指出:計畫用地重疊,且機場的十年計畫工期與濱南案的抽沙工期重疊,未來除了得面臨搶沙與搶土的爭端外,也進一步加重海岸流失的危機。後來,濱南案的環境影響評估結論中清楚記載:「為顧及海岸穩定及生態資源保存,不應抽取規劃錨泊區海中沙脊之砂源。」

        當時,環保團體對於同樣需要抽取大量海沙的七股國際機場,能否通過環境影響評估的審查,保持懷疑,並「希望」台南縣、市政府能夠秉持維護生態環境、保障人民安全的原則,以免在人民還沒有享受到這一類大型建設的成果前,就嚐到海岸線破壞、生態遭劫的苦果。至於各級政府與各級民意代表,則幾乎沒有人反對,甚至被誤認為反對者,都必須發布新聞稿釐清。

         在七股外海蓋國際機場的計畫送到交通部後,就沒有進一步消息了!

        蘇煥智就任縣長後,著眼於台南科學園區廠商提昇國際競爭力的迫切需求,考量新一代超級航機A380將投入商轉,而中正機場的跑道只有3,660公尺,不敷使用,至於小港機場則因跑道不夠長,尚有宵禁問題無法解決。因此,開始推動七股南部國際空港暨自由貿易區計畫,將原計畫在外海的場址,內移到七股鄉與將軍鄉臨界台鹽民營化減資後的鹽田與部分漁塭,計畫用地面積2,000公頃,其中,機場用地500 公頃,自由貿易港區用地1,500公頃;並準備採取BOT模式進行開發,由政府取得用地,民間投資開發機場及自由貿易港區,其中,機場部分設置二條4E級(4,000m × 60m)跑道,自由貿易港區部份設置航空快遞中心、自由貿易區、航太工業區、經貿商務中心等設施。

         2003年1月10日,台南縣政府與金國產國際企業集團簽訂「南部國際空港暨自由貿易港區BOT投資案」備忘錄。

        2003年8月27日,台南縣政府與GHK盈智經濟管理顧問公司簽訂「南部國際空港暨自由貿易港區國內外招商計畫先期作業」契約,委託研擬招商策略、辦理招商說明會、編撰招標文件草案、製作說帖與安排投資者考察等。

        消息傳出,贊成與反對的聲音通通出籠,甚至諷刺蘇煥智要蓋「七股雞場」,要為黑面琵鷺蓋「跑道」。在正反聲音中,除了就供需面互有爭議外,另一個令人不解的是蘇煥智反對濱南案的立場與原則,包括對於黑面琵鷺的衝擊與當地居民居住權的影響。

        面對質疑,蘇煥智解釋:七股蓋國際機場是延續蕭萬長院長和陳唐山縣長的政策,再做更合時宜的修正提案。反對濱南開發案的主要原因為:濱南案是高耗水、高耗能且又是重污染的鋼鐵及石化業開發計畫,產生的酸雨及懸浮微粒,將嚴重影響南科廠商的投資意願,更嚴重的是,台灣最大的七股潟湖可能因此消失。至於影響黑面琵鷺生態保護區的質疑,蘇煥智也強調:黑面琵鷺保護區距離機場15公里,在機場噪音管制區外,不會受到影響。至於影響居民居住權的部分,縣政府一定會全力做好頂山村遷村案賠償,不會讓居民權益受損。

         看起來,需要更多的溝通說服對方!

         讓我納悶的是,蘇煥智的說法,濱南案的開發單位與贊成濱南案的人好像說過:……廠址亦非黑面琵鷺的覓食範圍……,廠址開發對距離約九公里的黑面琵鷺棲息地,並無直接的影響。(參考「黑面琵鷺及自然保育與漁業及其他(1998.6.25、1999.1.29、1999.5.15)」)

         至於開發廠址內居民居住權安排,濱南案開發單位對於開發範圍內的漁業補償也說過:會做好補償。而當時贊成濱南案的台南縣政府承諾將在通過環評確定開發範圍後,協調籌組「漁業補償協調委員會」處理相關事宜。

        雖然,我和蘇煥智共同發表這本書,但,就「七股蓋國際機場」這件事,我也是需要被說服的對象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