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長初選 吹皺一池春水 Facebook Plurk Twitter

         陳唐山縣長對於濱南案的態度,總是讓蘇煥智難以釋懷,在蘇煥智的認知裡,只要陳唐山願意比照過去宜蘭縣反六輕的經驗,站出來一起投入反濱南的行列,要趕走濱南案可以說輕而易舉。但是,陳唐山始終堅持站在縣府的立場表達會注重環保,對於任何開發案,都會做好把關工作。陳唐山常對外界表示:我是縣長,不是民意代表,沒有理由只站在某一個立場,拒絕一個高達四千億的投資案。

         1996年10月12日,蘇煥智為了要陳唐山表態,抓住即將舉辦的民進黨黨內縣長初選機會,正式拜訪陳唐山縣長,邀請陳縣長表態反對濱南案,否則不排除投入黨內縣長初選。當時代表陳縣長接見的機要秘書王幸男也一如預期的表示,縣府確實沒有審查權,但未來業者若未依照縣府提出的要求,縣府會予以停工處分。

         吃了秤陀鐵了心,蘇煥智還是不計毀譽的下了決定。

         1996年10月18日,黨內初選最後登記日,我代蘇煥智發表《懇請陳縣長反七輕反大煉鋼廠》初選登記聲明後,去辦理了初選登記,蘇煥智在聲明中強調:「為了愛護鄉土,這是艱辛而不得不走的路,我絕對沒有與陳縣長競爭的意思,參選只是為了突顯縣政府未能採取反對濱南工業區開發案的立場,使得民進黨中央及立法院黨團迄今仍採取觀望的態度,致使國民黨高層根本無動於衷;因此,只要陳縣長反對濱南案,蘇煥智將立即退出初選,並號召所有反七輕之士支持陳唐山競選連任。」

         1997年2月3日,初選結果揭曉,黨員投票部分:陳唐山1,026票、謝三升559票、蘇煥智549票,蘇煥智在開票後立即宣布失敗,並發表聲明堅持反七輕的立場不變,也請民進黨黨內同志支持陳唐山縣長競選連任。

         這一役,蘇煥智傷得很深,我也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難過了好一陣子,而陳唐山縣長也一直不能諒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