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嗆聲 觸發反濱南神經 Facebook Plurk Twitter

         1996年6月23日,包括經濟日報、聯合報、工商時報、中國時報等平面媒體都出現「東帝士七輕 燁隆大煉鋼廠 兩大投資案可望半年內動工」、「王志剛樂觀預測濱南工業區半年內動工」等標題,內容指出:經濟部部長王志剛6月22日在聽取工業局長尹啟銘報告後指出,在經濟部主動介入下,東帝士公司計畫興建的七輕、燁隆鋼鐵公司籌建的大煉鋼廠二項重大投資案,可望在半年內動工興建,有效提振國內投資意願。

         對於正在調整步伐的我們,無疑撥了一盆冷水!

         依據程序正義原則,半年內要讓濱南案動工是不可能達成的任務,但蘇煥智卻不這樣認為,他當下判斷這是警訊,是政府想要強渡關山的表態,如果沒有積極的作為,就算半年內無法動工,動工興建的日期也不會太遠!

         當時,我並不以為然,一方面是考量當時的政經環境與社會認知,二方面是考量在一個相對落後的地方,用激烈的方式去反對一個「一般人認為會帶來繁榮、引進就業機會」的大型開發計畫是否有機會成功?特別是在宣傳管道不足的情況下,更是容易遭到抹黑!

         所以,我勸蘇煥智「差不多就好」,以後再說吧!

         但執著的蘇煥智還是號召各地後援會的幹部,宣布了「苦行」的決心,最後連我也被說服了,一起參如這趟南瀛苦行!

         7月26日,葛樂禮颱風登陸南台灣,在風雨稍歇之際,趁天色還亮,蘇煥智邀我一起出去了解災情,最後到了七股龍山宮(當時還在整修中)前暫厝池王爺的鐵皮屋,碰到幾位年長的鄉親,七嘴八舌的談起濱南案,又說到龍山宮池王爺顯靈照顧漁民的種種神蹟,最後,在群起呼應下,大夥就燒了一炷香,一起祈求池王爺保佑「反濱南運動」成功!

         到現在,我仍清楚記得,當時在昏暗的鐵皮屋裡,負責將香插入香爐的長者突然高喊:「有感應啦,大家來看池王爺的帽穗在動!」的那一幕。

         2005年11月底,與蘇煥智到龍山拜訪,當天在場的鄉親還重提十年前的這件事!

1996年7月成大學生發起「一人一信反濱南工業區」活動

◎寫信給李總統 爭取認同

         在經濟部長的刺激下,大家動起來了!

         首先由濕地保護聯盟、高雄綠色協會、成功大學環保社、經緯社等南部環保團體與學生社團發起「一人一信反濱南工業區」活動,寫信給李登輝總統、經濟部王志剛部長、台南縣陳唐山縣長,請他們出面停止濱南案。

         消息指出,信都已經收到了!但是消息來源卻沒有進一步表示,信件是如何處理。

◎大專學生幫忙 進駐七股

         大專學生也不落人後,紛紛前來關心這塊溼地,了解七股沿海漁民對於濱南案的反應,最先站出來的,當然是距離最近的成功大學學生。

         1996年7月上旬,由成大經緯社與環保社楊江瑛、彭昶偉等同學所組成的成大學生工作隊20餘人,進駐青鯤鯓朝天宮,除了深入各村落訪調當地風土民情外,也對當地的學童進行課業輔導服務。

         成大學生工作隊成員經過一個多月的體驗,毅然投入南瀛苦行,並在苦行隊伍中一馬當先,擔任最艱苦的文宣發放工作;而後再將他們的體認,介紹給北部各大專院校社團組成的「北部學生反濱南行動聯盟」,並一起參加「1004全國反濱南護水愛鄉聯合大請願行動」。

         成大學生工作隊的經驗傳承了下來,1997年暑假一開始,又有一批學生進駐七股,這些學生不再只是來自成大,還包括台灣大學、中興大學、東海大學、世界新聞傳播學院(世新大學)等,北部的環保團體也派人南下表示關心與慰問!

         後來,這些關心濱南案的北部各大專院校社團組成了「北部學生反濱南行動聯盟」,發表校園行動計畫與說帖,加入「反濱南護水愛鄉行動聯盟」,並在「1004全國反濱南護水愛鄉聯合大請願行動」當天演出行動劇,並由政大修曼尼斯社林垕君與世新邊緣地帶社林俞君等上台發表學生聯盟宣言,強調學生們對於惡質金權文化的不滿,並表達下一代拒絕承受惡質金權文化不公平後遺症的立場。

1996年8月9日成大學生工作隊到縣議會抗議縣議員的抹黑

◎愛鄉護水聯盟 付諸行動

         南台灣環保團體為了捍衛南台灣的水資源,也決定籌組愛鄉護水聯盟,呼籲社會重視濱南案高耗水產業衝擊南台灣水資源的危機。

         1996年8月9日,包括高雄市綠色協會、保護高屏溪綠色聯盟、高雄市野鳥學會、高雄縣美濃愛鄉協進會、新希望文教基金會、屏東縣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保護隘寮溪自救聯盟委員會、反瑪家水庫自救會等40個綠色團體與各級民意代表服務處在高雄市宣佈成立「愛鄉護水拯救南台灣水資源行動聯盟」,把幾年來在高雄、屏東、台南各地風起雲湧的愛鄉護水運動結合在一起。成立大會由高雄市綠色協會曾貴海、美濃愛鄉協進會鍾秀梅、屏東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周克任等共同主持,與會者除了呼籲社會重視濱南工業區高耗水產業將掠走市民飲用水源的危機性,並共同發表成立聲明,簽署城市護水公約,要求立刻停止荖濃溪越域引水計畫,中止美濃與瑪家水庫的興建計畫。

         這股結盟的力量終於把南台灣水資源問題的整體性與嚴重性烘托出來,也為南台灣水資源保衛戰,凝聚更多、更大的力量!

◎愛鄉土反七輕 南瀛苦行

         1996年8月11日上午七時,「愛鄉土‧反七輕‧南瀛苦行」在歷經一個多月的籌備,終於啟程,歷時八天七夜,沿途經過22個鄉鎮市,總計200公里。

  • 8月11日:佳里鎮蘇煥智服務處→西港鄉慶安宮→安定鄉中寮→善化鎮蘇厝真護宮(午)→新市鄉新市國小(宿)。
  • 8月12日:新市鄉新市國小→永康交流道→永康市大橋國小(午)→台南高農→大灣廣護宮→仁德鄉一甲忠義宮(宿)。
  • 8月13日:仁德鄉一甲忠義宮→歸仁鄉三星五金公司→大亞電纜公司→關廟鄉山西宮(午)→新化鎮文化中心(宿)。
  • 8月14日:新化鎮文化中心→山上鄉南洲開靈宮(午)→北勢溪橋→官田鄉復興宮(宿)。
  • 8月15日:官田鄉復興宮→六甲鄉二鎮護安宮→中社村社區中心(午)→柳營鄉龜仔港→代天院(宿)。
  • 8月16日:柳營鄉代天院→新營市縣政府廣場宣言→鹽水鎮五間厝朝隆宮(午)→下營鄉甲中村紅毛厝→麻豆鎮代天府(宿)。
  • 8月17日:麻豆鎮代天府→學甲鎮美和里→將軍鄉苓仔寮保濟宮(午)→佳里鎮佳里興震興宮→蘇煥智服務處→七股鄉龍山村(宿)。
  • 8月18日:七股鄉龍山村→潟湖畔祭典。

1996年8月11日南瀛苦行整備出發

○落髮以明志

         8月11日一大早,來自各地的四、五百名鄉親朋友在完成簡單的祭拜祈福儀式後,由蘇煥智的大姐蘇金瓜含著淚水,在關帝聖君及參與苦行的鄉親前為蘇煥智動剪落髮。在蘇煥智的落髮宣誓後,苦行隊伍在省議員鄭國忠宣佈苦行準則,仔細叮嚀注意事項後,隊伍成雙列依序出發,踏上了八天七夜200公里的苦行路程。

         在苦行的第一天,長期推動核四公投,並為反核四而千里苦行的林義雄律師與核四公投促進會代表特地南下打氣,並陪著苦行的隊伍走了半天的路程,而核四公投促進會的義工朋友們,竟然就這樣留下來,從頭到尾走完全程!

○通伯的背影

         在苦行的隊伍中,有一位值得特別記載的長者-通伯,陳文通先生。

         沒有人可以正確的說出「他」老人家是什麼時候加入苦行的隊伍,有人說第一天中午進入善化蘇厝真護宮午餐休息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他坐在廟口等候苦行隊伍,有人說在當天午後,往新市的路上就加入隊伍。

         第二天,苦行隊伍進入仁德鄉後,夜宿仁德一甲忠義宮香客房,由於天氣燠熱,很多人在又累又熱之下幾乎無法入睡,好不容易等到凌晨天候稍涼可以入眠時,竟然有一個人爬起來打開收音機,且在香客房進進出出,過了一會兒,或許他看不到有動靜,竟然把睡在地板的伙伴都叫了起來,說「天亮可以出發了」!天啊,才凌晨兩點!

         他,就是通伯,陳文通先生,台南縣善化人,1923年6月14日出生!一個熱愛民主、熱愛鄉土的老者,以七十幾歲的高齡,身體中風不良於行,卻風雨無阻一路跟著苦行隊伍一步一腳印的往前走,他一路不落人後,還一路撿拾路旁的瓶瓶罐罐。這位可敬的老者,卻帶著大家的懷念,在1997年1月16日離開人間,遺體在1月26日火化,骨灰安放在台南縣善化鎮示範公墓,所有懷念他的後輩在3月1日為他辦了一場追思會。

○縣府前宣言

         台南縣政府對於濱南案的態度始終曖昧,為了表達不滿,苦行隊伍於8月16日(星期五)上午九時,進入台南縣政府廣場前靜坐,雖然陳唐山縣長出面表示他了解大家的用心,並且贈送了水果、飲料及毛巾,卻被苦行隊伍所婉拒。家住七股鄉三股村的黃登騫,更是語帶哽咽的表達他對陳縣長的期許與失望,而前來聲援的成大教授團黃銘欽、李輝煌、鄭靜等人則當場宣讀了「愛鄉土‧反七輕」宣言。

         苦行隊伍在高喊「愛鄉土」、「反七輕」後,帶著無法釋懷的心情離開了台南縣政府。

1996年8月16日南瀛苦行隊伍前進臺南縣政府

○火把照潟湖

        8月17日(星期六)入夜,苦行隊伍進入七股後,原本規劃了點燃火把行動,期以引導國人認識這塊至今仍保持相當完整的天然海岸濕地,但這樣溫馨的構想竟然被贊成濱南案的一方曲解成一種挑釁行為,並放話要以汽油彈及鋤頭柄伺候。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衝突,僅象徵性的由蘇煥智點燃一支火把,引導隊伍進入龍山村。

         原本擔心會有衝突的場面,卻變成夾道歡迎的鞭炮聲與漫天的煙灰。

1996年8月17日南瀛苦行前進龍山

1996年8月17日南瀛苦行前進龍山

○潟湖祈安禮

         苦行最後一天,也是最後一個程序,我們安排前往潟湖舉行祈安典禮,藉以感念祖先賜予這塊美麗土地,也向祖先表達這一代的子孫,在捍衛這塊土地的過程中所付出的努力。

         8月18日(星期日)上午七時,苦行隊伍由龍山村沿著陸路出發,另一支由青鯤鯓村漁民所組成的船隊,則從海路會同。兩路隊伍在十時左右抵達水產試驗所前的潟湖湖畔,舉行「祈禱山川神靈暨開台祖先祈安典禮」。祈安典禮由陳信雄先生主持,在蘇煥智主祭,省議員鄭國忠、曹啟鴻、國大代表侯水盛、黃偉哲、黃昭凱、賴清德、劉俊秀、鍾淑姬、台南市議員林易煌、核四公投促進會、台灣教授協會、關懷生命協會、主婦聯盟、成大學生七股工作隊、美濃愛鄉協進會、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高雄市綠色協會、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生態保育聯盟、濕地保護聯盟、台灣海岸保護協會、屏東護水青年軍、屏東水門社區發展協會等代表與四、五百位鄉親陪祭下,於香煙裊裊中,祈禱山川神靈暨開台祖先能幫忙達成捍衛鄉土的心願;而後,在與祭來賓上台發表感言,以及台南愛樂合唱團黃南海博士夫婦帶領大家合唱「牛犁車」與「菅芒花」歌聲中,八天七夜的南瀛苦行終於畫下完美的句點。

         八日七夜200公里的苦行對大多數的人而言,是體力與毅力的嚴格考驗,特別是酷熱的南台灣八月天,除了頭頂著炙熱的陽光,腳踏著高溫的柏油路面外,還得面對隨時撲面而來的午後雷陣雨…任由汗水、雨水濕透了衣服,,又讓高溫下的熱風烘乾了衣服,腳皮磨出了泡,戳破了皮流出了膿,尚未結痂又起了另一個水泡......

         漫長辛苦的行程中,有太多太多的人投入,有遠道而來的各社團代表,有沿途加入的鄉親,他們或全程參與,或陪著走一天、半天或一段路程,一路上提供茶水飲料的朋友,更把補給車塞得滿滿的,這些朋友我們沒有辦法一一記載,但我們相信,日月可鑑,熱愛台灣這塊土地的人民會感激您的付出。

         每次回憶起這一段歷程,還是不免要淚水盈眶......

         蘇煥智剃光頭苦行的這一幕,也成為他「註冊商標」的一部分!

1996年8月18日潟湖六孔前祈安儀式

1996年8月18日潟湖六孔前祈安儀式

1996年8月18日潟湖六孔前祈安儀式

◎五千鄉親北上 聯合請願

        緊跟在八天七夜「愛鄉土‧反七輕‧南瀛苦行」之後,蘇煥智又在1996年8月20日開發單位召開的「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石化綜合廠、精緻一貫作業鋼廠暨工業專用港替代方案環境影響說明書說明會」會場外,公開宣佈將在十月間動員五千位以上的鄉親朋友北上抗議。

         1996年9月21日,由蘇煥智發起,各環保團體、社會團體、學生團體與各級公職人員串連而成的「反濱南護水愛鄉行動聯盟」在立法院第一會議室召開記者會,由台灣教授協會會長張國龍、環保聯盟會長施信民、立法委員蘇煥智、柯建銘、巴燕達魯、陳文輝、內埔鄉鄉長沈商嶽、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周克任、高雄美濃愛鄉協進會張高傑、七股海岸保護協會陳家旺、將軍鄉鯤鯓村村長王燕宗、反七輕反大煉鋼廠行動委員會召集人陳朝來及北部學生反濱南行動聯盟代表共同主持,公佈加盟團體名單與說帖,並宣佈「1004全國反濱南護水愛鄉聯合大請願」計畫。

        10月4日一大早,超過100輛以上的大型遊覽車,載著超過5,000位以上來自屏東縣、高雄縣市、台南縣市及各結盟單位的鄉親朋友,一輛一輛的駛進了台北街頭,這些鄉親朋友長途跋涉花了至少五個小時的車程,有人凌晨出發,有人因住在山裡頭,就得前一夜出發到集合處等待。

        上午十時左右,所有參與請願活動的鄉親朋友在立法院門前完成報到,並推派代表進入立法院第一會議室參加協調會,立法院門口則由總指揮立法委員簡錫?,副總指揮省議員鄭國忠、曹啟鴻主持,各團體代表與聲援的公職人員也輪流登上指揮車表達他們的訴求與不滿。

         十一時左右,立法院第一會議室內協調破裂,由參與協調的立法委員洪奇昌出來向鄉親報告協調過程,並宣佈決策小組將隊伍帶往行政院抗議的決定。

        十一時三十分,所有請願的鄉親朋友轉到行政院門口,與門口層層警衛形成對峙,並推派代表進入行政院表達意見,經過長達二個小時的等候,才由秘書長趙守博陪同抗議代表步出行政院,在鄉親要求下,趙秘書長也登上指揮車表述行政院的立場,卻不為鄉親朋友所接受。

         下午三時三十分,在不滿行政院的敷衍態度下,決策小組決定再將隊伍帶往總統府;四時許,超過5,000人的隊伍抵達凱達格蘭大道,鄉親們在總統府前面對著鐵刺網、盾牌、一層又一層的保警、鎮暴部隊,以及伺候在旁的鎮暴噴水車,發聲怒吼。

         我們不曉得他老人家聽到了沒有?

         當天,中時晚報頭版刊出一張請願活動的照片,照片標題寫著:「數百名反七輕、反濱南及反對興建瑪家水庫的民眾,上午齊集立法院前,大張旗鼓抗議。」數千人與數百人真的只差一個字?

1996年9月21日愛鄉護水聯盟記者會

1996年9月21日愛鄉護水聯盟記者會

1996年9月21日愛鄉護水聯盟記者會

1996年10月04日愛鄉護水聯盟請願行動

1996年10月04日愛鄉護水聯盟請願行動

1996年10月04日愛鄉護水聯盟請願行動

◎反濱南說明會 凝聚共識

         繼1994年10月由濕地國家公園/高科技工業園區促進會巡迴七股鄉各村落舉辦的十一場反七輕說明會後,蘇煥智為了讓縣內更多鄉親了解高污染、高耗水的濱南案對台南縣農業用水的影響,以及對南科的排擠效應,並配合「1004全國反濱南護水愛鄉聯合大請願」的動員準備,自1996年9月3日起舉辦了31場反濱南說明會:9月3日在七股鄉篤加村、9月4日在將軍鄉馬沙溝與青鯤鯓、9月6日在七股鄉頂山村、9月7日在西港鄉慶安宮、9月8日在佳里鎮子良廟與佳里興、9月13日在七股鄉中寮與大寮、9月14日在北門鄉北門與蚵寮、9月 20日將軍鄉玉山村與將富村、9月 21日在西港鄉劉厝與大竹林、 9月 22日在學甲鎮中洲與慈濟宮、9月 26日在七股鄉樹林村、11月 1日在安定鄉管寮、11 月2日在善化鎮六分寮與胡厝寮、11月3日在新市鄉大社、11月8日在麻豆鎮與官田鄉東西庄、11月9日在中營、11月10日在柳營果毅後與小腳腿、11月16日在六甲鄉與官田鄉、11月18日在新營市土庫里與新港東東興宮。

        前前後後超過40場以上的說明會,從海邊,講到山邊,從對生態的破壞、空氣的污染,談到水資源的被掠奪與農田休耕拋荒,從資金與土地的不公,談到產業政策的錯誤。到底喚醒多少人?我們也不知道,但我們相信我們確實盡了心,也盡了力。

        有人問我們,為什麼不刊登廣告?可是錢那裡來?刊廣告、文宣就一定有效嗎?我想,如果刊個廣告或靠文宣就有效的話,一切就不用這麼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