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彰化,下一站∥健康風險,評估高低   ◎謝志誠 2011/03/25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健康風險評估」是一種用來估計人們暴露於危害物質時,所可能承受的不良健康效應的科學工具。

        早在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環評審查階段,就提起「健康風險評估」的重要性。當時國內對於有毒化學物質與有害空氣污染物的管理,還是停留在危害性的鑑定、劑量效應的評估及排放標準的管制;最為重要的暴露因子、暴露途逕與暴露濃度,因缺乏本土資料而無法進行暴露評估,也因而無法確實的達到風險管理,甚至降低風險的目的。

        近年來,幾個大型開發計畫,如中科三期、四期、國光石化計畫等都開始重視健康風險評估。由於不同專家之間,對風險特徵的預測,會因各種未知數的推論或假定的不同,出現不同的評估結果,使得健康風險評估更成為環評審查的爭論焦點。

        針對國光石化的「健康風險評估」,環保署先後於2010年6月10日、7月6日、8月24日、11月11日共召開四次專家會議。

        6月10日,先由弘光科技大學副教授陳秀玲提出國光石化健康風險評估報告,陳秀玲的評估顯示,國光石化營運後所排放的化學物質中,平均風險最高者為丙烯腈(Propenenitrile,C3H3N) ,其次為丁二烯(1,3-Butadiene,C4H6) ,兩者著地濃度高於百萬分之一致癌風險的位置皆落點在工業區範圍內,工業區以外的鄰近鄉鎮居民的致癌風險均小於百萬分之一(10-6) 。至於開發計畫營運量產後,28 種化學物質排放所造成的非致癌風險影響甚低,對於鄰近鄉鎮居民所造成的健康危害影響亦相對偏低。此外,由開發計畫的萘排放及土壤介質濃度、水體介質濃度推算蔬果食入風險為1.75×10-27,顯示因食入蔬果而致癌的風險均遠低於百萬分之一。因此,不論是吸入性健康風險、非致癌風險、致癌風險,都屬「可接受範圍」或「無明顯健康危害」。

        聽到開發單位的評估結論,專家委員譁然,認為健康風險「明顯低估」。台大公衛學院教授吳焜裕便質疑,參數是怎麼取的、根據什麼模式都沒講,要如何討論?也有專家主張,應再深入進行中科四期及六輕等開發計畫的健康風險加乘效應分析;並應以較保守(較高風險性)的角度進行健康風險評估作業,針對熱點(hot spot)區域及緊急排放等狀況進行深入探討與分析。因此,首次的專家會議決議,開發單位應建置完整的資料庫(database),以降低健康風險評估的不確定性;並且應界定評估範疇、確認物質清單(target Compounds)、確認與驗證評估工具及方法。

        2010年6月28日出版的「商業週刊」介紹中興大學莊秉潔教授關於國光石化的研究報告,莊秉潔以國光石化預估的污染空氣排放量,推算出國光石化運轉後,會讓空氣中的細懸浮微粒(PM2.5),每立方公尺增加0.6到2微克(10-6 g),相當於全台灣每年平均值的6%。依照美國學者波普(C. Arden Pope III)等人的研究推估,全台灣未來因國光石化的PM2.5污染,每年會增加339~565人死亡;其中,死於肺癌、心血管疾病者約234人;更可怕的是,台灣每個人的平均壽命,會因此減少23天。

        週刊報導引起極大迴響。第二次專家會議也邀請莊秉潔前來報告「國光石化營運造成PM2.5與健康及能見度之影響」。

        莊秉潔指出,目前台灣的PM2.5濃度已達34.7微克,超過美國標準15微克兩倍多,PM2.5濃度過高不但會加重心血管疾病、肺癌和其他相關疾病的致死率,也會折射陽光,嚴重影響能見度。

        對於莊秉潔的研究報告,國光石化董事長陳寶郎表示,國光石化不會每天都排出這麼多的物質,國光石化不會只想賺錢,也會減少排放以降低健康風險。

        專家委員詹長權教授則認為,莊教授使用的評估方法符合國際間對於PM2.5 健康風險評估的方法論,且其立論中肯,評估結果具體、有用,應直接納為專家會議的正式文件。至於國光石化有害物風險評估部分,對於危害判定上明顯不足且不一致,如甲醛(Formaldehyde,HCHO) 及戴奧辛(Dioxin)排放資料明顯不實。詹長權進一步建議,本次專家會議的意見答復說明書應該全數退回,符專業修訂之後再召開專家會議進行有意義的專業審查。

        第三次專家會議,環評委員李俊璋教授透過書面反駁莊秉潔。李俊璋認為C. Arden Pope Ⅲ的研究有其重要性,其主要內容係以各種空氣污染物的長期暴露對心血管疾病、肺癌死亡率以及預期壽命的影響關係進行研究,其研究本質為一世代研究,以各種空氣污染物的長期暴露為因,心血管疾病、肺癌的死亡率以及預期壽命為果,最後經由統計解析,發現PM2.5的長期暴露與心血管疾病、肺癌的死亡率以及預期壽命呈現顯著的負相關,其他空氣污染物的顯著性均不及PM2.5。李俊璋指出,以暴露及健康影響關係而言,PM2.5實為各種空氣污染物的總和暴露指標,而非單獨暴露指標,亦即所有研究族群均同時暴露在各種空氣污染物下,而非僅暴露PM2.5即罹患心血管疾病、肺癌。因此,若考慮納入C. Arden Pope Ⅲ的研究結果並予以加成,將可能造成結果的高估。李俊璋建議,應依據環保署現行公告的健康風險評估技術規範進行國光石化計畫對周圍居民健康風險評估審查,不宜強行將兩個完全不同評估系統的分析結果予以整合。

        由於國光石化的健康風險評估僅選擇部分危害物質進行評估,故第三次專家會議決議,請開發單位表列出物質清單及模式輸入參數等資料,並說明危害物質清單篩選原則,特別考量環境荷爾蒙等化學物的健康風險評估。至於工安意外及操作異常等情況下,意外洩漏與廢水中除VOCs外其它危害物質的健康風險評估,也應補充說明。

        2010年11月11日召開的第四次專家會議可能是最後一次會議,但專家委員仍對評估報告提出質疑,並提出多項修正及補充說明的建議。有專家委員指出,依據修正後的報告,無論致癌風險或非致癌風險均超過目前可接受風險(>10-6)及大於1/2HQ以上,應該在很確定足夠降低健康風險下,才考慮同意開發。

        專家委員吳焜裕教授認為,國光石化健康風險評估係根據一個錯誤百出的健康風險評估技術規範,其結果必然是低估了民眾可能承受的健康風險,不應作為環境影響評估審查的依據;國光石化公司應該拿出誠意,執行一個高科學性與高公信力的健康風險評估,以取信於民眾和維護彰化與雲林鄉親的健康與財產的平安。否則很難消除民眾的疑慮,徒增社會成本的浪費。

        四次的專家會議下來,終於確認國光石化廠區鄰近鄉鎮居民可能承受較高的健康風險,開發單位應從「工程處理技術」、「防範措施管理」、「環境管理措施」等面向,提出最佳可行風險管理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