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彰化,下一站∥風頭水尾,大城往事   ◎謝志誠 2011/03/03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八輕來到彰化大城鄉。大城在哪裡?大城鄉位於彰化縣的西南角,濁水溪沖積扇最南端,西邊是台灣海峽,南邊隔著濁水溪口與雲林縣相望。大城海埔地?就是大城西側沿海寬廣的潮汐灘地。

        在國光石化相中彰化縣大城海埔地的很久很久以前,這塊當年面積約1,000公頃的潮汐灘地,早在1984年,台灣省政府水利處就曾經想它規劃作為養殖魚塭地,後來就不了了之。諷刺的是,幾年之後,它竟然不用規劃就成為一望無際的「非法」養殖魚塭地。

        1989年5月18日,有位署名陳昭烈的讀者在報紙上投書指出,彰化縣大城海埔地遭人大量濫墾,是因為政府沒有好好開發,任憑它荒廢的結果,非常可惜。讀者建議,大城海埔地若能早日開發,好處很多,開發的土地可用來興建大型工業區,不僅可以解決用地不足的問題,也可以繁榮地方,增加稅收,減少城鄉經濟及生活品質的差距。

        1989年12月,民進黨籍的周清玉女士繼黃石城之後,當選縣長(1989年12月~1993年12月)。由於地方的殷切期盼與議會的屢次反映,周清玉終於批示成立開發大城海埔地專案小組,研議大城海埔地的開發事宜。由於在此之前,彰化縣政府曾經與祥成開發公司合作開發芳苑永興海埔地,卻先後發生官商勾結弊案、海埔地承購戶控告土地銀行違法撥款及祥成開發公司控告縣政府等事件,歷經4年,工程與官司仍無法善了。在永興弊案的陰影下,縣政府對於再開發大城海埔地,始終猶豫不決。

        1993年3月,大城海埔地規劃報告出爐。規劃報告顯示,由於附近開發或計畫開發的海埔地,有工業區,也有農漁專業區,為了避免重複,影響開發效益。因此,大城海埔地的規劃應朝向休閒度假區、遊樂運動區、大學城等。

        1993年底,周清玉競選連任失敗,任內完成的規劃,未能實現。大城海埔地要不要按照規劃內容來開發,或另有想法,暫時打住。

        阮剛猛縣長上任後(1993年12月~2001年12月),一水之隔的離島工業區已經行政院核准編定,六輕也已決定進駐麥寮區,大城海埔地的開發再被提起。1994年3月,當地鄉民代表會主席許萬應就建議,大城鄉與台塑六輕僅一水之隔,面積超過1,000公頃的海埔地應該積極開發,以作為六輕衛星廠用地,甚至可以提供給八輕建廠。鄉長許先助不僅認為許萬應的意見很有建設性,也向鄉民代表會提案籌組地方繁榮發展促進委員會,促請政府重視大城海埔地的開發。

        有隔壁的六輕作「參考」,開發大城海埔地的期待很自然地指向台塑。不過在還沒開口前,地方就為了彰化縣政府核准台塑六輕在濁水溪口的開採砂石許可權,而鬧得不愉快。由於鄉民擔心台塑在濁水溪口抽取砂石,將會造成海埔地流失,更擔心開採期間進出頻繁的砂石車會威脅到鄉民安全,進而要求台塑提供回饋,並保證不會危害到大城鄉的環境。

        由於地方的強烈反彈,加上台塑遲遲不願承諾提出具體的回饋方案,彰化縣政府隨後在民意壓力下,撤銷了原先核發的開採許可證。9月27日,工務局長林鍷烈透露,台塑有興趣協助開發大城海埔地。林鍷烈也樂見其成的表示,台塑若有誠意回饋地方,縣政府會重新核發採砂許可。

        聲稱有意參加大城海埔地開發計畫的台塑,不久之後,又以擔心發生類似六輕養殖戶抗爭的事件為由,轉趨保守。

        之後的幾年,對於大城海埔地的開發,都是只聞樓梯響。

        先是阮剛猛在1994年12月底肯定承諾,會在兩年後,縣長任內,展開大城海埔地開發,並以開發為工業區為原則,為了避免重蹈永興海埔地開發失敗的覆轍,將物色有開發海埔地經驗、資金充裕的民間公司合作。

        1996年,傳出彰化縣政府正積極計畫與台灣開發公司聯手投資,在大城海埔地開闢包括有高爾夫球場、遊樂運動及觀光養殖的綜合區。

        在阮剛猛許下承諾,而彰化縣政府也準備大展身手,物色企業參與開發時,就有民眾指出,大城海埔地遭到侵佔濫墾的情形相當嚴重,估計達數十公頃,如果政府不及時設法解決,將會成為未來開發的阻力。大城鄉公所也承認,海埔地遭佔用的情形確實存在。

        不僅招商開發沒進展,海埔地遭圍墾、濫墾的情形也沒有積極處理。

        2000年5月,監察委員到大城視察地層下陷問題,縣政府取締非法魚塭業者不力,終於被抓包。於是「上司管下司」,縣政府趕緊發函給大城鄉公所,要求加強宣導及勸導業者停業、轉業,否則將採取強制斷電等措施。鄉公所的回應是,養殖魚業者都有心合法經營,問題卻卡在土地使用限制上。財政課長黃登科還把問題歸到大城海埔地沒有開發所致。黃登科說,縣政府沒有提出任何規劃,就要勸導業者停業、轉業,一旦強制執行斷電,勢必引起養殖魚業者不滿及抗爭。

        2000年9月4日,阮剛猛在海埔地已遭到不法集團蠶食鯨吞的傳聞聲中,率隊到大城濁水溪出海口勘查。媒體用「阮剛猛當場臉都綠了」來描寫縣長眼前所見,比原先想像的還要嚴重10倍以上的景像。報導指出,這大片廣達500公頃的非法魚塭地,在不法集團圍事、炒作下,每公頃叫價由五、六十萬元至上百萬元不等,估計不法集團獲利數億元以上。不法集團分子包括民意代表等有力人士,且人數可能多達10多人以上,牽扯極廣。阮剛猛在震怒之餘,除指示縣政府工務局及經濟部水利處第四河川局、國有財產局等權責單位共同處理,避免濫挖現象繼續擴大;也指示縣警察局依據竊佔國土罪嫌,全力徹查偵辦。

        濫墾範圍廣達500公頃,絕非一朝一夕造成。這種大規模的犯罪現象,與其說是不法集團神通廣大,倒不如說是政府主管單位長期縱容的結果。由於不法集團與地方勢力結合,更難免給人「黑金掛勾」的聯想。

        會有如此離譜的濫墾魚塭事件,地方人士普遍認為,與非法集團預期七輕、八輕等大型開發計畫可能進駐大城海埔地,希望藉由六輕設廠補償麥寮地區養殖業的模式大撈一筆。地方人士指出,當某大企業派員到大城海埔地會勘時,有不少地方人士聞風趕到現場了解,不久之後,就有人僱工大肆開墾魚塭。由於海埔地屬於國有未登錄地,非縣政府管理範圍,而未予以重視,直到魚塭面積急遽擴增後,縣政府才警覺到事態嚴重。像這樣,早一步知道有「開發計畫」要來,就早一步買地,或早一步在土地上增添一些地上物,敢的人甚至占用未登錄的土地,等著「開發計畫」曝光,坐享土地增值的利潤,或獅子大開口要多一些補償,早已經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

        在縣長震怒後的幾天,彰化地檢署和台中高檢署掃黑特偵組終於開始了大規模搜索及收網行動,陸續傳出地方首長、民代人士遭到搜索、收押。

        雖然有檢警的大力偵辦與取締,但大城海埔地遭圍墾竊佔的現象,並未從此結束。

        2001年5月31日,阮剛猛再會同縣警局長及縣政府主管單位現場勘查,向不肖集團宣示取締不法的決心,並要求主管單位具體有效地規劃海埔地的開發。經濟部水利處第四河川局也宣示將在7月15日前鏟平非法魚塭。不過拖了將近一年,在地檢署檢察官的質疑,以及來自監察院的壓力下,濫墾的魚塭才陸續被鏟平,大城海埔地也因此慢慢地恢復到圍墾前的風貌。

        這是大城海埔地一個階段的結束,也是另外一個階段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