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諸羅山∥贊成反對,反對贊成   ◎謝志誠 2011/07/31

         八輕計畫的第一站,屏東縣長反對,民進黨籍立法委員也表態反對,加上在地民間組織、環保團體與高雄反對美濃水庫、台南反對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的團體結盟,支持者大多透過檯面下運作與連結,準備伺機而動。台南縣市、高雄縣市、屏東縣的環保團體早就成形了跨區域的結盟,也曾多次共同動員。

         八輕來到嘉義的消息曝光,縣政府及多數民意代表紛紛表示贊同,政治人物之所以熱情擁抱污染性工業,一部份原因在於民間組織力量相對薄弱。在此之前,在布袋,最早的環境保護運動源自1987年布袋鹽場為開展鹽灘機械化,剷除紅樹林,造成紅樹林大量枯死。為了搶救紅樹林,蔡榮欽、蘇銀添等人於1988年7月9日成立「紅樹林聯誼會」展開一連串「拯救國寶」行動,並逐漸獲得輿論界及民眾的重視。這場保存運動在當時是成功的。1992年,農委會文化景觀小組雖正式通過將「好美寮自然保護區」提升為「好美寮自然保留區」,不料西濱快速道路規劃路線竟穿越「好美寮自然保留區」,紅樹林再度面臨劫難,經聯誼會多次與公路局南工處協調,仍無法改變公路局的想法。布袋原本是全台灣最大的海茄苳生長區,有七十公頃,路一開只剩不到二十公頃。後來,這一群積極保存紅樹林的環保人士,在1995年組成了嘉義縣生態保育協會,在1996年也成立了布袋嘴文化協會,分別從事生態教育與社區文化運動。在1997年,由於第二屆民間生態保育會議的舉行,包括嘉義縣生態保育協會在內的幾個雲嘉地區團體開始進行串連,他們組了「永續台灣雲嘉聯盟」,以便彼此聲援。

         1999年8月31日,在巴拿馬訪問的蕭萬長隔海宣布八輕落腳布袋鹽場後,嘉義縣生態環境保育協會第一時間就聲明反對到底。協會理事長蘇銀添指出,八輕是高耗水、高耗能、高汙染的石化產業,行政院如將八輕引進布袋,勢必造成嚴重的污染公害,危害沿海民眾的權益及生計。繼嘉義縣生態環境保育協會後,嘉義縣養殖協會、永續台灣雲嘉聯盟相繼發表聲明加入反對八輕的行列,反八輕陣營認為,八輕的污染及危險可以預期,蕭萬長經濟掛帥卻忽略環保,決議串連抵制蕭萬長參與總統大選。

         緊接著,布袋港區的漁民也成立「反八輕、布袋自救會」,由蔡長億擔任會長,揚言將結合環保團體及南部各縣市民眾堅決反對到底。蔡長億及蘇銀添也在自救會成立後,帶領漁民在布袋港區各重要街道插立「反八輕,救自己」的旗幟。參加過反七輕的王金山,也成立「反八輕行動委員會」,向縣政府及有關機關提出反八輕陳情書,要求縣政府儘速辦理說明會,並暫緩工業區的報編作業。

         爭取八輕設廠的李雅景,與支持「輕」系列的地方首長一樣,總是站在繁榮地方的角度來說明執政者的立場。李雅景認為,這是經濟產業結構改變不得不然的趨勢,八輕設廠將有助於解決嘉義縣所面臨的人口外流、人口高齡化及地方發展遲緩等問題,並化解台灣加入WTO後所面臨的產業調整壓力。對於環保團體的嗆聲串聯抵制,李雅景表示,八輕是嘉義縣脫胎換骨的機會,嘉義縣過去錯失六輕,這次要把握住八輕,環保問題嘉義縣政府一定會嚴格把關。在縣長的帶頭下,整個縣議會只有一位民進黨籍的議員是持反對的態度。林國慶後來曾當選過立法委員,但是由於他是水上區選出來了,而不是海口人,也只能很委婉表達民間的反對意見。

         地方支持八輕的聲音,在蕭萬長到嘉義布袋視察前後,就已經開始醞釀。「布袋港開發通航促進會」在1999年7月18日舉行發起人籌備會,以加速八輕在布袋設廠及兩岸通航為宗旨。由於通航字眼在當時相當敏感,在內政部的要求下修正為「台灣布袋港發展促進會」。

         既然街頭已有反對者插豎的「反八輕、救自己」旗幟,支持八輕的台灣布袋港發展促進會也輸人不輸陣地製作寫有「帶動地方繁榮新希望 理性歡迎八輕」的旗幟。10月5日起,兩種立場對立的旗幟,在嘉義沿海飄揚,各自表述,互別苗頭。

         反八輕自救會曾在沿海一帶舉行過四次的說明會,最多有上百個,最少的也有二、三十人參加。在地方頭人帶頭歡迎下來,反對者顯得有點勢單力薄,自救會成員卻被議員與黑道放話恐嚇,有一陣子派出所員警也考慮在自救會辦公室釘巡邏箱,以避免意外發生。地方和諧的氛圍,本來就已因選舉而不安,「輕」系列的眷顧,往往更是雪上加霜。

         儘管如此,反八輕自救會仍是獲得其他地區環境團體的聲援,七股、美濃、柴山、屏東、鹿港一帶的運動者都曾主動前來,提供先前反五輕、反七輕的抗爭經驗。八輕從屏東轉來嘉義,是為了蕭萬長的選情;因此,永續台灣雲嘉聯盟也串連全國環保及文史團體,喊出「抵制支持八輕的總統、副總統候選人」,這擺明了要反輔選國民黨,但是在2000年的總統大選中,自救會有中意的人選嗎?無論是民進黨陳水扁,或是脫離國民黨的宋楚瑜都沒有對八輕問題表態。很明顯地,在地方上一片支持開發的聲浪中,反對黨也是試圖迎合在地的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