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阿猴∥縣長立委,表態反對   ◎謝志誠 2011/07/31

         政治解嚴之後的「輕」系列一旦「降臨」,地方傳出贊成的聲音或出現反對的力量,已經難以避免。其中,贊成或反對力量能否順遂其目的,政府首長的態度往往是個關鍵。

        五輕,強烈的反對抗爭,仍敵不過贊成者桌面上下的協商與妥協,金錢與黑道勢力的介入瓦解了在地的反抗意志,後勁人最後換得一紙「25年後遷廠」的承諾。過程中,擔任高雄市長的蘇南成(1985-1990)幾乎沒有表示過任何意見,彷彿後勁並不是高雄市的一部分,五輕可能來的污染也與高雄市民無關。

        六輕,宜蘭縣長陳定南立場清楚,後續的游鍚堃縣長也堅持環保優先的立場,宜蘭與六輕絕緣;到了雲林,先是雲林縣開發離島工業區後援會為慶祝離島工業區獲行政院編定,於1991年7月15日在台西舉行萬人遊行大會。同一時間,麥寮鄉也舉行歡迎「六輕蒞鄉設廠大會」。雲林縣長廖泉裕更是明確的表示:「歡迎台塑到我們貧瘠的雲林地區設廠。」其他贊成的地方人士幾乎是同一理由,因為雲林沿海地區民眾窮怕了,希望工業帶來地方繁榮。附帶條件則是,必須做好環保,而且要重視地方回饋。結果,六輕順利登陸雲林離島工業區。

        窮怕了,就此成為風頭水尾的地方歡迎「輕」系列蒞臨的標準理由,希望「輕」系列帶來繁榮,增加就業機會,也因此成為標準的說帖。六輕如此,七輕如此,八輕也不能免俗。

        支持或反對六輕的力量,因地而勢力懸殊的情況,碰上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又是另一種面貌。

        在台南縣,縣長陳唐山與立法委員蘇煥智同為標榜「匡正過去破壞生態環境之經濟掛帥政策,確立生態保育及生活品質優先之原則」的民進黨員,卻分別站在「不反對」與「反對」的一方。陳唐山的態度從一開始的模糊到後來明確支持,而蘇煥智則是成為反對濱南案的領袖,兩人針鋒相對,在民進黨內部也沒有人可以排解其對立。連帶的,地方支持與反對的立場也壁壘分明,甚至「勢力」相當。反濱南者有組織,支持者也組成「大七股地區整體規劃與開發住民權益促進會」。不管是說明會、公聽會、環評審查會,雙方人馬對峙場面,從街頭延伸到環評會議室。結果,在陳唐山縣長任內(1993-2001),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環境影響評估獲過通過;到了蘇煥智縣長任內(2001-2010),土地報編遭內政部區域計畫委員會駁回。

        因此,從陳定南、游鍚堃、蘇煥智的例子來看,只要縣市首長肯明確表達反對的立場,輕油裂解廠的進駐是不太可能的事。

        八輕的第一站,又是不同的場面。

        八輕在沉寂將近一年的時間後,直到1999 年1月13日,終於有經濟部官員透露,八輕籌備處可望在近期內對外說明籌設進度,預定建廠的地點就是在屏東。按照經濟部官員的講法,八輕籌備處面對場址落腳何處特別審慎,甚至把它列為高度機密,一再以「俟適當時機再宣佈」回應外界的關心,主要是為了避免重蹈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引發抗爭的覆轍。

        同一時間,也有投資廠商透露,八輕目前在屏東所覓尋的地點,面積廣達一千公頃,十分接近屏東縣南州鄉。由於有極少部分土地涉及軍方用地及私人土地,目前仍在洽談中。

        八輕計畫前來屏東設廠的消息曝光後,縣長蘇嘉全於2月10日首度表示不歡迎,並強調屏東縣政府目前正積極推動二代加工出口區計畫,以及開發藍色公路等觀光事業,他們並不「反商」,而是反對污染。縣府機要秘書鍾佳濱也表示,蘇嘉全上任後,就反對污染性的產業來屏東設廠。鍾佳濱進一步指出,即使屏東還擁有許多可開發的土地,但是維持自然生態更為重要,只要會破壞生態完整性的產業,都不是地方可能接受的。當時擔任立法委員的曹啟鴻,也表達反對八輕,絕不退讓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