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八輕,話從前∥五六七八,都是數字   ◎謝志誠 2011/07/31 Facebook Plurk Twitter

         讓人納悶的是,五輕才在1990年9月22日動工,台塑六輕雖然在1986年就獲准興建,但宜蘭利澤的建廠計畫遭到宜蘭縣長陳定南的強烈反對,1988年起轉戰桃園觀音、嘉義鰲鼓、雲林離島工業區等處後,才於1991年選定雲林離島工業區的麥寮區。換言之,1988、1990年左右,五輕才跨出一小步,六輕計畫也只有聲音,還沒有影子,怎麼就開始勾勒七輕、八輕的藍圖?

        是的!當時五輕、六輕的環境評估與污染防治標準,都還沒能取信於社會大眾及地方居民,再弄個七輕、八輕的爭議,豈非亂上加亂,令人談「輕」色變?媒體也揶揄了陳履安,建議政府應先徹底宣導、溝通,解決五輕、六輕的問題後再說七輕、八輕。

        五六七八是喊數字、加碼的遊戲?與其說是高瞻遠矚的官員預看了台灣石化原料需求的未來,按部就班地逐一推動,不如說這是一種伴隨「大有為政府」年代的心態,也就是俗稱的「大頭症」。他們認為需求是不斷地成長,供給也要隨之逐步提高。這種發展主義的預設立場忽略了生態學一直強調的有限承載力,自然環境與資源不可能持續、無條件地承受人類越來越強烈的掠奪。更重要地,環境運動在1980年代中期的興起,正意味著台灣公民社會開始受不了這種過時的心態。發展主義所引發的種種社會後果,包括掠奪弱勢者的生計依靠、破壞自然景觀、製造工業污染等,成為激發各種反對運動的民怨源頭。

        五輕、六輕、七輕、八輕,真的是長幼有序一個一個來。到了今日,中油五輕已經運轉了17個年頭,如果政府要信守承諾,再過4年,它就要停工。從宜蘭利澤、桃園觀音、福建海滄一路流浪到雲林麥寮的台塑六輕,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單一石化園區,其乙烯年產能在五期計畫後將達324萬噸,遠遠超過中油體系,穩坐「龍頭」。在地方民眾與台南縣政府的強力堅持下,七輕計畫確定胎死腹中,走入歷史。但是八輕呢?陳履安在1988年勾勒出來的汙染性工業「集合號」將航向何處?海埔新生地「新樂園」快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