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國光石化運動的青年串聯 Facebook Plurk Twitter

黃裕穎(全國青年反國光石化聯盟代表)
林樂昕(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碩士)
周秀樺(清華大學外文系三年級)提供
發表於台灣智庫舉辦的「邁向參與式民主的挑戰與實踐研討會」(2011年5月7日)

前言

         國光石化開發案在今年四月間經歷政策大轉彎,劇情峯迴轉折,成為社會輿論關注焦點。政府角色一日多變,從強力護航開發,在環保署召開的第五次專案小組審查會議,在廣大民意與多數專業環委的反對下,環保署綜計處強力主導與支持下,主席做出「否決」與「有條件開發」的兩案併陳結論。環評會議甫一結束,旋即又由最高層的總統出面開記者會宣示,官股退出,不支持國光石化在彰化繼續開發。在高潮迭起,近乎逆轉的決策過程中,國光石化案引發社運、學術、媒體界的熱烈討論,綜合各界討論關注方向大致有二,一是國光石化做為一場捲動民間的社會運動,關鍵性的參與及轉變力量是什麼?對於接下來的社運與社會大眾有什麼啟發?二則主要關心社運與政治的關係,特別是總統以這種姿態介入對於公共議題,乃至於政治干預對於環評體制的獨立性,整體社會而言,利弊得失的整體衡量為何?

        對於代議體制與社運所牽動的社會變革,我們還需更多沈澱的思索來回答這個重要的命題。本文僅就青年學子參與反對國光石化案的經驗,分享我們在過程中所見所得與所惑,本文的企圖不是要指出青年是反國光隊伍中的新生關鍵力量,或是青年是「新社運」中的唯一發動機,恰恰相反的,我們想分享的是,其實青年反國光行動是從社運「走入民間」的古老命題出發,一方面思考異質的人們如何接合,一方面則在當今歷史條件下,承接當代社運與學運的經驗養份,開展摸著石子過河的嘗試。

         還沒來得及生產更多深刻思索的論述,本文只是探討反國光運動的磚頭,期待我們的拋磚引玉,可以引發更多後續的反思與研究。以下,我們先分述青年參與反國光運動的過程,暫以幾個大事件切割緜密連續的時間軸,以方便階段性的整理這些錯縱交織的運動過程與生命經驗。本文從「青年」自身參與經驗中出發,做為縱橫全文的述事主軸,結語則反身性地思考:青年做為召喚行者者的歷史限制,我們還沒有下最終結論,因為我們還要一直疑惑、思考與實踐下去。

壹、「走入民間」的夏耘:理解是行動的開始

         訪調工作是青年們踏入反國光運動的楔子。走入民間(go to the people)、上山下鄉不論在19世紀的俄國,1960年代的中國,1980年代的台灣,都是許多青年學生或知識份子嘗試展開社會關懷的起點。本次反國光的部份成員,則是參與台灣農村陣線(簡稱農陣)所舉辦的「夏耘農村草根調查」(簡稱夏耘),後來發展為「全國青年反國光石化聯盟」(簡稱全青盟)的組織中,部份核心成員就是在夏耘營隊中,從走訪彰化芳苑與大城濕地的訪調經驗中,累積對漁村的關懷與集體實踐能量。

2010年的夏天,第二屆的「夏耘農村草根調查」營隊與亞熱帶的炎炎日頭同樣準時,帶著成群關懷農村的年輕人,踏上台灣中部的土地。在營隊中,學員們在陽光中揮灑汗水學習勞動,也在樹蔭下向長者學習農村智慧,希望把自己對農村議題的熱情化為具體的認識與行動。

「夏耘二林/芳苑訪調小組」正是夏耘的其中一支隊伍,本組的訪調範圍並不僅囿於傳統的「農村」,在著名的台灣農鄉彰化二林之外,更順著對於台灣一級產業的關懷前進彰化西南沿岸,探訪芳苑與王功的近海養殖漁業。

在網路發達的年代,讀者要取得上述這些統計數字並不困難。但若要理解這些龐大的數字背後,沿海養殖產業在兩三百年之間如何支持台灣漁村的生存、保障台灣漁民的生計,並形塑獨特的鄉村社會網絡與人民生活樣態,則真實、緩慢而細緻的訪問調查工作尌是不可或缺的理解素材。「夏耘二林/芳苑訪調小組」在訪調的過程中,曾經為上述問題留下許多珍貴的文字與影像記錄;例如以運送蚵仔為業的阿源,如何犀利地指出:「我們家一共有十七口人,都是靠著運送蚵仔吃飯,如果在都市生活,要養十七口人根本不可能。」(請見陳寧「夏耘筆記—初訪芳苑養蚵產業」);或者在拜訪白鷺鷥棲息地時,由帶導覽的彰化環盟月英姐口中說出「讓落難的小白鷺鷥自行曬太陽回溫,動物尌是要任由其順應自然,盡量不要人為干預。」的智慧(請見林明樺「大城西港-尋找鷺鷥林」),恰為「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提供了台灣版本的最佳註腳,也是一場最珍貴的生態教育課程。在台灣主流輿論追逐高科技、高產值的今日,這些來自灘地的聲音經由學員的細心記錄,恰可與古籍記載、政府統計互為表裡,幫助我們更全面地理解被發展主義所刻意遺忘的漁村經濟與海口生態。

這不是最精確的訪調報告,內容可能是「蚵業養活我們一家十七口人」、「救了一隻小白鷺」、「親手在潮間帶挖到一些野生白蛤」,正是這些模糊而溫暖的數字與描述,觸動了我們。畢竟,訪調不只是按表操課,透過訪調過程,我們一同摸索出從理解到行動、從個人到集體的共同連帶,也讓夏耘二林/芳苑訪調小組在訪調之後,凝聚出更豐沛的團體動能與更創意的直接行動。我們也希望將這次的經驗,與更多讀者朋友一同分享,回頭從農漁村的傳統智慧與農漁民的生命勇氣,尋找出另類未來的點點星火(林樂昕,2011)。

        九月訪調結束,夥伴們在台北聚會討論,一方面討論撰寫訪調報告,也在摸索這些訪調報告可以做為運動論述,除了在豐富的環境論述與生態保育的觀點之外,再納入漁村庶民經濟與漁民心聲的草根觀點。另方面,除了寫報告,大家也開始思索行動契機。訪調成員周秀樺以小樹的成長做為比喻,她認為2010夏天的耕耘後,這趟訪調體驗在成員心中鬆了土、偷偷藏了一枚樹種。

        夏耘二林/芳苑訪調小組成員中,大部份是大學生與研究生,還有以公民記者身份加入的社會人士,大部份的人沒有所謂的社運經驗,也不確定自己可以做些什麼,自從走踏大城濕地與認識漁村漁民貼身經驗之後,一股來自土地的素樸的、單純的正義感,在大家心中播下行動的種籽。

貳、927青年反國光、挺漁民公車行動:逆向行駛的城鄉連結

結束了夏耘二階段訪調之後,國光石化興建案一連串的爭議,促使我們接著發起了「927青年反國光、挺漁民公車行動」。這個行動的想法很單純,由於彰化許多漁民以及環保團體預計在927當日遊行,包圍彰化縣政府並遞交反國光石化陳情書,我們想要號召位於北部的青年朋友們一起搭車至彰化,除了支持走上街頭的人們,與漁民們站在一起以外,也順道帶領大家實地走訪國光石化位於彰化的預定地(陳怡君,2011)。(粗體為本文所加)

        訪調結束,大家得知當地環保團體與漁民自救會在九月底要包圍彰化縣政府,要求縣政府重視漁民生存權與永續生態環境,表態反對高污染的石化業者進駐。

        訪調小組成員們想到過去鄉親們總是得自掏腰包北上抗議,這次何不由青年學生發動「包車活動」,號召各地朋友合包遊覽車,一起到彰化聲援漁民鄉親;另方面,則是在縣府抗議行動結束之後,希望能帶更多沒有到到過當地的朋友,一起同遊芳苑漁村,體驗夏天訪調小組在當地所感受到的永續漁村生計與海岸環境之美。訪調小組不只是希望透過理性的論述說服別人,而是透過更直接的互動經驗,重新連結人與人、人與土地的關係與力量。

         既然決定要號召朋友聲援鄉親,大家於是加緊訪調成果的書寫腳步,並架設佈落格,在網路上宣傳小組的訪調成果,蚵經濟的產業鏈、大城濕地摸蛤之樂、大城鷺鷥林的候鳥棲地,在大家溫暖筆觸中娓娓道出漁民心聲與大地沉默的抗議。這些書寫,不但是訪調成果的累積與沉澱,也是新一波行動的重要文宣,大家反轉「偏鄉」思惟,開始與主流發展至上迷思抗衡,除了號召公車行動,也開始進行網路上的青年串連反國光連署活動。

927那一天,公車真的從台北、新竹一路開到彰化在地了。

我們在這個場合演出一齣行動劇,用簡單的劇情表達我們不希望國光石化來汙染濕地的訴求。許多長輩們在我們演出結束後喝采與歡呼,那對於在周一早上出現在這裡,有點突兀的我們來說,是最好的回應 (周秀樺,2011)。

        青年夥伴們在這次行動的聲援角色中,製做各式蝦兵蟹將與蚵仔的道具,配上台語口白,合演一齣行動劇。街頭行動劇一向是街頭行動很重要的橋段,透過戲劇表演,向媒體與社會傳達行動的訴求。而這一場行動劇,我們是想演給親愛的長輩鄉親們看的,用最簡單的劇情與跨張的道具,讓鄉親們知道,他們不孤單,我們是關心這件事的。鄉親們也直接給予我們歡呼喝彩,讓我們知道:他們知道我們是站在一起的。

        過往,以台北為首的權力中心不但是政治經濟決策的樞鈕,也是社運能量最充沛的所在。這次,青年們只是單純的想要「聲援鄉親」,這部由北部向中部行駛的逆向巴士,悄悄的,說不上在大家有意識或是無意識之間,開始了城鄉、世代、階級之間的新連結契機。

1113 環保救國大遊行:理性宣講、納美人扮裝與廟口化的抗爭

         隨著年底五都選舉的接近,國光石化開發案日益緊繃,石化業者放話要求政府11月要通過環評。民間環保團體為了對抗政商壟斷、強行通過環評的艱難局勢,選擇在11月13日籌辦「環保救國大遊行」,號召雲林、彰化、高雄後勁三輕五輕等地方受害的石化災民、濕地認股的「股民」、以及所有關心彰化濕地與反對國光石化的朋友們共同走上街頭向政府表達人民渴望反對國光石化的訴求與意志。

        為了動員更多朋友可以一起走上街頭,夏耘小組的成員們開始各自在校園進行議題宣講與組織串連,這是第一波的校園行動說明會。陳怡君(2011)提到:

927公車行動結束之後,夏耘二林/芳苑訪調小組的成員們回到了各自的崗位,但是國光石化興建案的爭議並未停止,甚至越演越烈。十月份,小組的部分成員裕穎、秀樺、明樺、冠名…等人花了許多時間與心力投入到預計於十一月中舉辦的「全國反國光石化大遊行」行動籌備工作中。思考論述、釐清脈絡、撰寫與製作文宣、一個個與環盟的會議,以及彼此間的許多對話,這些夥伴為了保護我們所踏過的那一片土地、為了防止我們閱讀到國光石化被判斷出興建後會帶來的風險,為了能夠更實際的對於國光石化議題做些什麼事情,付出很多別人未必能夠看見的心思,不停地默默努力著。

十一月份,結合許多環保團體以及專家學者的幫忙,我們開始串聯彼此的力量,在各自的校園推動國光石化議題。過程中依賴許多雖然不是二林芳苑小組,但同樣關心著這個議題朋友們的幫忙。為了能夠讓更多學生關注、認識國光石化興建案對於台灣的影響,並且號召學生在十一月中一起走上街頭,表達屬於學生世代的心聲,貼海報、發傳單、播放相關影片、舉辦說明會,我們花了許多時間討論可以在校園內怎麼做、怎麼說、怎麼捲動更多人參與。

        在這場由環保團體們協合籌辦的大遊行中,曾參與夏耘訪調小組的朋友們透過校園宣講輔以網路影片動員各界擁躍參與行動,其中電影所的L以主流電影「納美人」捍衛家園的劇情,蒐集彰化在地漁民與濕地影像,剪輯動員影片讓人為之驚艷,以一般民眾熟悉的劇情與角色,讓人感受議題的急迫性,而又不覺社運議題過於嚴肅。

         呼應L令人印象深刻的動員影片,一批青年朋友在臉上畫上鮮亮的寶藍色彩,扮裝成納美人走在遊行隊伍之中。

11月13日,下著細雨,好似我們的叫吶聲翳入天聽。站在台北街頭,以誇張的納美人裝扮表達「台灣要發展、社會要進步、拒絕高污染」;「擴張石化工業、排擠綠色產業、青年不屑尌業」的虔誠訴求,浩浩蕩蕩地前進在青年隊伍中(周秀樺,2011)。

        納美人裝扮看似誇張,但扮裝青年在粉墨胭脂的外表下,仍然重視與現場民眾的互動。初次上街頭的清華大學一年級學生李亭蓉,對於裝扮成納美人的朋友們感到好玩又感動,他說:

各界代表上台發表對於石化產業的看法,青年納美人也上台,而外語13級秀樺學姐的一番言論仙人感動,她用閩南語說著:「坐在下面這些農民、漁民養我們長大,而現在我們學生要為了你們發聲、要支持你們,學生永遠跟你們站在同一邊!」台下的爺爺奶奶們露出純樸的笑臉、大聲歡呼,這一刻的我們心中盈斥滿滿的感動。(粗體為本文所加)

        許多人認為年輕人有創意、有行動力是社運界的新生力量,但是本文認為,國光石化之所以在後來能捲動這麼多人的關注與起而行動,不只是靠青年的創意,而是這些在暑假曾下鄉走入民間的朋友們,除了科學的資料、理性的論述,最重要的是,他們開始試圖在不同的場合,傳遞當時走入民間的那份感動。

         遊行結束那晚,扮裝納美人用閩南語上台與阿公阿嬤說話的周秀樺失眠了,他說:

那一夜,我失眠了,我反覆思考著是什麼原因讓我再次上街頭?後來我越想越清楚、越釐清便越憤怒。高耗能高汙染石化產業政策不但沒有前瞻性、違背世代正義,把汙染留給子孫;政府失靈,袒護財團利益、欺壓弱勢農漁民;環評程序黑心黑箱、強硬迅速過關。反倒是未來的糧食危機世界,保障糧食安全、守護農漁永續、發展綠能產業,才是延續生命的首要發展方向,而支持養我育我們長大的長輩,是一種對於土地和勞動者的一種最基本的尊敬(周秀樺,2011)。(粗體為本文所加)

         周秀樺想通了最簡單的道理:「對土地與勞動者最基本的尊敬」。這份尊敬與感動,超乎文字語言的訪調報告書所能傳達,於是在抗爭場合青年們透過各種表達方式,讓遠道而來的鄉親們也能理解、感受得到青年們「相挺」的心意,除了納美人扮裝,青年團還籌辦了遊行晚會的行動劇。

         這齣皇帝乩童的劇情表現對石化政策的譏諷,乩童手持大把香火,搖頭晃腦的唱著:「國光石化,過橋嘍~~」,台下觀眾都笑了,就像927青年們包車聲援漁民一樣,這齣行動劇不是演給媒體或政府看,是演給鄉親看的。當晚主演的吳佳玲(2011)描述得很生動:

打向台上的燈光很強,看不清阿公阿媽們的臉孔,但我一直記得,那天晚上,在乩童一角出現在台上時,阿公阿媽們的笑聲,這才是他們的生活會出現的真實角色,而不是那些財團、官員公事公辦、不苟言笑的面孔。
阿公阿媽在凱達格蘭大道,坐在塑膠椅上,音響傳來激烈的口號:「國光石化嘸通來、嘸通來」、「國光石化嘸通來、嘸通來」。
台上的人又說話又演戲又唱歌的,好似在廟口看戲一樣,只是地點不在廟口,卻更荒謬了。 (粗體為本文所加)

        「走入民間」,而民間不見得是實體空間的偏鄉,凱達格蘭大道的抗爭現場,就是廟口,就是民間。

        民間,是一種人民關係的空間,透過感動的傳達與再現,不是只有走入「偏鄉」才有能感受到,即使坐在台北總統府前,大家都能彼此凝望、重視彼此存在,形塑共同內聚感覺,覺得「我們是站在一起的」,這種場域氛圍的建立,讓台北城域也能是「民間」空間的再現場域。而這場遊行中,除了鎂光燈下的納美人與廟口行動劇,在校園宣講的過程捲入一批新朋友加入遊行糾察人力,這些重要的螺絲釘們,在後續的反國光石化運動中,成為了很重要的主力。對於青年串連來說,遊行可說是許多青年初次參與國光議題和累積青年能量的重要凝聚過程。

1216清大與國光石化董事長對談

        這場座談會是由清大環境議題小組10所主辦,目的是希望透過這樣的可以直接和國光石化董事長對談的場合,讓更多的學生接觸到國光石化的議題。

        座談會的內部目標是作為學生表達和論述的培力,在準備對談的前幾天,因為議題包含的又深又廣,真的讓上台的三位同學吃足了苦頭。但在真正去了解學者和正反爽方的論調的過程,可是為自我釐清想法,加強論述的過程,幫助往後的自己在反國光石化推動,可從大方向的產業政策,談到細節的環評程序排放水問題瑕疵,由此整理作成了國光石化的懶人包,在宣傳和說服群眾時就更有說服力。

        籌備座談會的過程,我們一直以為自己是主角,然而座談會當天的實際現場,我們才發現董事長想要直接與觀眾對談,而不是對主講的同學說話。

        在對談過程中會發現常常有失焦的情況,當我們談環保問題時,董事長就會用經濟的角度回答,所以場子變得有雞同鴨講,實問虛答的感覺。如何讓正反雙方聚焦而且不各說各話,是身為主辦單位的我們應該努力的。

        在後續的討論中,發現我們忽略了國家的角色,在石化產業政策還未明時,政府就開始推動國光石化了,這讓廠商以及環保團體非常的頭痛,有這樣產業未明的政府,若先把產商在宣傳上許多明顯錯誤放一邊不看11,真的讓產商和環團兩邊都叫屈。而也因為環評設計上,沒有讓兩邊的利益團體有充分表達想法的場所,讓雙方只能在環評會場上角力,這也是環評制度必須檢討的地方。

1/26-27 青年守夜、城鄉相挺:全民監督環評與官署前的野台開講

        年初,學生們期末剛結束,便捎來國光石化公司提出「縮小規模方案」營造讓步假象,逃避社會各界對國光石化的諸多(包括罹癌風險、水資源、糧食安全、生態衝擊等)質疑,關於國光石化縮小方案是為了政治解套,企圖在過年前加速通過專案會議的預測甚囂塵上,令關心此案的朋友們大為緊張。

        一位在環保團體工作,長期關心本案的J,一方面覺得之前青年朋友在中科議題上強力監督環評的方式,的確為環評審查程序帶來正面且公正的力量,另方面也希望之前曾參與、關心本案的青年朋友可以一起加入行動的行列。他寫了一封信給幾位青年夥伴,大家同感事態重大,在第四次環評的前一個禮拜,一起開會討論行動策略,也正式成立「全國青年反國光石化聯盟」(簡稱全青盟)。

        青年學生網絡從夏耘小組、清大環境議題小組、反中科熱血青年12擴散連結,在過去半年一次次行動所捲動的青年組織基礎上,加上法農13、美農14、以及關心農村議題的台大穀雨社、清大頭前溪社等等學校社團與個別關懷農漁村的朋友們,串連為跨校跨社團的行動組織。

        在只有一個禮拜的籌備時間內,全青盟迅速共同決議要以守夜晚會的形式,號召同儕對公共議題的熱情,並將全程在環保署場外監督環評。團隊分工依個人不同專業背景的分工原則下,由於時間急迫、人力短少,所以尚能保有彈性支援、相互補位的合作關係。

        青年們在這次行動,提出「國光石化,立即撤案;環評結論、不予開發」、「保障農漁永續,守護糧食安全」、「立即劃設大城濕地為國際級濕地」三大訴求,並公布四千餘名全國青年連署反對國光石化開發名單,由青年點亮燭光,為彰化的國際級濕地、白海豚與彰雲地區農漁民祈福。

        台北街頭冷颼颼,青年風雨無阻,站上第一線表達反對台灣興建國光石化。晚會節目除了有行動劇及獨立樂團的義演相挺,從主持、串場、短講皆有青年輪番上台,這個練膽識的經驗更是青年們自我培力的重要過程。晚會結束後,現場舉行「青年環境論壇」,以開放論壇形式,討論對永續未來的想法與各行動方案。(周秀樺,2011)。

        隔天一早,環評會議場外,守夜完的青年有著高昂的士氣,在青年反國光戰歌與大鼓陣聲中,歡迎彰化鄉親的到來,與上百位青年共同加入監督環評、守護未來的行列。

        第四次專案小組會議一開始,主席蔣本基未審先判,片面說本會是最後一次會議,國光石化將搶渡過關;環保署會議資料資訊混亂、環團代表13人只給2份書面資料;以刻薄的言語刁難阻擋已登記發言的在地大城許小姐;甚至以「你們可能會用瓷杯砸人」為由,拒絕提供與會的彰化鄉親與專家學者瓷杯和熱水,一派高傲的官府姿態,加上主席釋放當日將強硬通過審查的跡象,令場外青年與鄉親危機意識大為增高。

        透過會議現場即時轉播,場外青年以反國光戰歌鼓舞彼此的士氣,大聲呼喊「公正環評」的正面口號,訴求審查委員要秉持專業與道德良知公平審查本案。根據後來在場內開會的夥伴轉述,環保署的會議室中,可以清楚聽到場外的歌聲與口號,這對審查過程造成莫大壓力,也令委員們更謹慎討論,最後的結果,是環保署做出「補件再審」的結論,擇期日後召開第五次專案小組會議。部份媒體以「群眾慘勝」16來形容這場行動辛苦的逆轉小勝。(周秀樺,2011)

        這場延緩決策的重要士氣戰,讓青年學生躍上媒體主角。在鎂光燈後,我們更想談談的是J與鄉親。

        整個反國光戰役若說有一位最重要的人,我覺得是J。但他不是統御四方、統帥全局的領導者,他是編織者,辛苦的在不同專業領域與工作文化背景的行動者們之間溝通協調,織就一張帶有張力但又能共事的行動者網絡。

        本文並非認為無階層的水平合作關係是新社運的特色或是未來唯一趨勢,但是在國光石化這種同時涉及產業政策、環境保護、農漁永續、偏鄉發展等多元複合式議題,如何整合各界共同發動統一訴求,的確需要像J這種編織者的角色,軟中帶硬的折衝在不同的意見之中,同時能讓各種角色都能在這張行動者網絡中,找到可以做事的位置而積極行動,編織者在這場戰役中的角色最為幽微,不易被外界看見成為主角,但卻是整場運動不可或缺的幕後功臣。

        此外,在這次全天場外監督環評的過程,對青年來說,也是一次全新的挑戰。共同參與環評的,除了有大家熟悉的社運與青年夥伴,還有百位以上的鄉親們,如何掌握現場行動節奏、帶動氣氛、拉近與(異質的)群眾的距離,是青年團隊們的大挑戰,大家事先準備台語口號,但現場只有國語版的青年戰歌,也讓大家思索下一次應該準備台語歌曲,以拉近跟鄉親的情感距離。

        也由於全天的環評時間非常長,已非一般晚節般的節目籌畫所能應付,所以這一次的現場出現臨場的創意。例如現場開放麥克風給群眾,現場鄉親、學生、一般民眾都能上台表達他們的想法,大家在彼此聆聽與鼓勵中認識對方,輔以伴奏吉手他靈機一動的以「鐵獅玉玲瓏」合弦配樂,「鐵獅玉玲瓏」讓街頭宣講更有畫龍點睛的效果,阿公阿嬤講得更起勁,他們一點都不弱勢,來到台北的官署門前,拿著麥克風侃侃而談,他們訴說對土地、海洋的情感,高尚尊嚴的討海勞動、偶爾爆出幾句粗口,在台北街頭也有一番恢諧鄉土的氣味。

        值得思索的是,這種即興創意的迸發,是因我們對全天場外監督環評的現場掌握仍非常生疏,使得這些不是設計過的,但充滿草根即興創意的呈現,可以在緊張的社運氣氛中,稍稍紓解大家心中的壓力,也開展各種在街頭認識、接觸陌生的的各種方式。在後來第五次的環評監督的過程裡,像本次因為生疏而能迸發的草根街頭創意也在夥伴們有更充足的準備與掌握下,少了些即興草根的況味。

2011/2-2011/4 挖土紮根的校園宣講

        2/21開始,各大專院校都要準備開學了,為了準備接下來的硬仗,青年們回到校園裡做議題的紮根,讓更多青年學子來參與。全國青年反國光石化聯盟的角色,是協助反國光的學者、環團的論述、親身感受,能和各大學接洽,而透過講座、紀錄片播放的形式,能推廣到校園中,累積後續的反國光石化能量,讓第五次專案小組前一天的,4/20反國光遍地開花的行動有更多人的參與。

        為了協助各校的議題說明會,聯盟成員也在內部以工作坊的形式,重新整理論述,並互相分享「為什麼要反對國光石化?什麼部份感動你?」讓成員從內部探索自我,相互強化行動的決心。除了邀請專家學者參加校園論談,聯盟內部也鼓勵成員們多多練習「講話」,讓每個人都能是對外宣講的小種籽。

2011/3/29 「夢想造尌軟實力?錢權才是硬道理!」-清大馬英九演講場外抗議

        為慶祝華百年校慶,清大安排了場明星王力宏與總統馬英九的對談,談夢想造就實力。在清大許多不同關懷議題的夥伴,組成了「清大學生行動小組」19展開抗爭行動,認為在百年時與其高談況論夢想,不如展開關懷,去看看我們社會的不公義。

        行動訴求為國光石化立即撤案和新竹的比麟水庫停建20、土地徵收的惡法立即停止21。因當天來採訪的媒體眾多,也因此讓這次的行動而有在媒體上的曝光,同時,對在清大的行動者來說,也是在於清大許多經營異議性的社團,有了交流和串連的機會。相較去年友達徵才的清大抗爭22來說,清大行動者的人數已增加了很多。

        清大校園過去注重於理性討論,而對抗議有所排斥。但此次行動,清大校內有許多同學表示認同,有幾個原因:馬王對談內容實在過於空洞、校園刊物-基進筆記的長期刊載議題關懷、和校園氣氛真的有在轉變的影響。

421-422 通俗行動美學的對抗性與行動力:國光逆轉或收編?

        4月中,聯盟得知國光石化已送審,環保署預訂於4月21日審查的消息。由於4月22日是世界地球日,環保署訂於地球日前一天審查的各種政治推測與傳言漫天飛舞。

        面對政治人物精心策畫的劇本,我們只能如其盤算委屈演出?沒有其他辦法了嗎?在緊急關頭,聯盟決定模仿四大主流平面報紙,以預言報的形式,事先發佈4月22日的蚵報,預言導報公正環評與國光撤案的消息。聯盟一開始的出發點的確是要戳破執政者的政計算計,在虛幻的時間鋪陳現實的政治算計,當真真假假的故事在時間軸來回穿梭,這個文化干擾行動(cultural jamming)本身竟意想不到而輕盈地超越了政治算計。

         這次蚵報行動主要由北藝大干擾學院的鄭安齊與池依林所設計,池依林說:

四大蚵報出現,為台灣社會運動開出一條「文化干擾」之路。儘管仍繼承台灣社會運動呼口號、白頭巾、拉布條的文化形式,卻在此之上開創出新傳播形式,以精緻美工、幽默的口吻,混合「白海豚表示」、「八卦山大佛呼籲」、「拉蚵車的牛也反對」等擬人化KUSO修辭,既傳達了青年對土地的真摯情感與依戀,又能跳 脫正經八百、悲憤呼喊的窠臼。

四大蚵報與其它新社運文化形式的出現,正標誌著青年以熱情、創意、勇氣與從容跨越僵化而過度悲情的社運歷史,關心社會可以面帶微笑,社運道具也能成為值得裱框收藏的藝術紀念品。這一波新青年美學自國光石化而始,將持續以新穎而活潑的形式,吸引更多人參與其中,捲動更深廣的社會力量,讓藝術帶領社運跨界, 使諸多台灣公共議題能從少數人的懸念,成為多數人的共同關懷。

        除了蚵報的創意發表,有一批影像專長的朋友,也自動組成「反國光影工小組」製做紀錄短片與動員影片,在審查前一周,竟有五部動員短片24在網路上流傳,影片比文宣更能傳遞人與土地之間的情感,對後續幾天行動的情感動員扮演重要的催票功能。

         在環評審查的前一天,青年聯盟也連絡號召各地朋友,舉辦「遍地反國光,永續護台灣」,由台北、新竹、台中、彰化、雲林、台南與高雄朋友,在各地舉行小遊行,展現全台人民共同捍衛永續環境與海洋的決心,各地串連與相挺也象徵著國光石化不只是一地的鄰避運動,政府若還不全面檢討經濟開發至上的思惟或國土規劃總檢討,往後只會遇到更強大的民意反撲。

        鑑於上次行動現場沒有台語歌帶動現場氣氛,聯盟也事先寫改寫愛拼才會贏的歌詞如下:

愛拼才會贏之戰勝國光石化版
國光石化嘸通擱key~ 環保台灣媽祖保庇
那通為了財團 寶島嚨糟蹋 無魂有體親像石化人
土地可比是台灣的恩望 大團結為將來
經濟環保總嘛要照起工來行
三分天註定 七分靠打拼 愛拼才會贏

         愛拼才會贏原歌寫於1980年代,時逢台灣經濟高速發展的奇蹟階段,聯盟改寫歌詞原意只是想配合國光石化在現場唱首通俗易唱的歌曲,事後再看一次改編的歌詞,也發現歌詞的改寫也改掉了原來歌詞寓意的發展思惟,像是「環保台灣媽祖保庇」、「經濟環保總嘛要照起工來行」這幾句歌詞,不僅開展永續未來的新思惟,這種俗民美學也特別容易得到鄉親的共鳴。

        連兩天馬拉松式的審查過程,好像過程很長,卻也有點什麼都不記得。在人潮上上下下、高低起伏的情緒跌宕中,只記得最後審查表決時,場外集體吶喊的那一幕。

        那是什麼樣的一幕?與所有聽群眾站在一起的我們,看不清那是如何的情形。公視記者胡慕情事後看影片回憶:

記得當時樓下傳來一陣又一陣「否決國光、永續台灣」的吶喊聲,一次比一次激昂而熱烈,那時候,聽不出這些呼喊中有淚水;直到荒謬的地球日結束後回到公司、 總編輯讓我看帶,才發現好多人都哭了,卻依然把力氣不斷不斷地從身體裡擠出來。總編輯說他聽著吶喊起了雞皮疙瘩。這些呼喊是有力量的,是劉祖乾老師所說的 「無欲則剛」。

         是的,很多人哭了。大概,就是那種走入民間,與土地、與人民、與萬物共同站在一起的力量與情感,讓大家聚集而釋放出巨大的生命能量。

参、結語:「走入民間」─青年世代的舊調新彈

        「走入民間」(go to the people),是知識分子、青年社會實踐的古老命題。時人或許以青年的新創意,或者青年開創新的公民參與形式,來評價這次反國光運動裡的青年行動。但我們必須自承,這波反國光青年聯盟的行動,在串連、形式、創意上或許真有一點形式上的新意,不過這應是隨著人類物質文明發展,溝通、表現的媒材越來越多元而有的應用。但影響我們這波青年行動的關鍵因素,應該還是「走入民間」這個社會實踐的古老命題。也就是說,我們是用新的「樂器」,重彈「走入民間」這首可能曾被人遺忘的老曲調。

        「 民間」不只是實體空間的偏鄉,而是一種「人民關係的空間」,在其中大家能彼此凝望、重視彼此存在,形塑共同內聚感覺,覺得「我們是站在一起的」,並且一同行動。我們行動的目光從「國家」、「有權力者」、「媒體」,轉向「民間」。從「夏耘訪調」、「反國光挺漁民公車」、「演給鄉親看的行動劇」,到「反國光校園宣講」、「蚵報干擾行動」,以及「420遍地反國光」、「127、421兩次全民監督環評」,乃至於各種通俗的街頭口號、歌曲,還有不分背景階級都可發言的街頭開講;我們時而有意識,時而無意識地以我們的行動成為中介,試著接連起包括我們自己在內的各種不同地域、不同身分的異質行動者,讓大家「站在一起」,在各個行動現場(不論是實體還是虛擬的),創造、再現出大家可以集體行動的「民間」。

        因為我們的行動是「走入民間」,目光也向著民間,透過看到不同的人,並且與他們一同行動,讓我們更能看到自身行動的問題。自121第四次專案小組的青年監督環評行動以來,反國光青年的行動成為反國光運動的焦點,輿論或者其他行動者對青年的評語,多認為是新生的力量,純潔、單純、熱情,好似成為這一切變革的推力。但太多正面的形容詞與太多鎂光燈的注目,引發我們內部的討論。D就在我們的內部群組信針對青年成為焦點一事,提出反省:

我真的覺得我們很幸運,從717土地正義夜宿凱道、到127、421的反國光戰役,我們一行動事情尌有好的改變,一行動尌是社會的焦點,而且獲得高度社會支持。尌像J說的"打的仗從來沒輸過"。

但這種一直打順風球的狀態,還蠻讓人戒慎恐懼,因為這真的不是運動的常態。尌以反國光運動來說,我們離「連在王功辦"名偵探蚵男"電影院,也只有小貓兩三隻來參加」的日子,其實也不遠。

很多時候我們是必須在社會不重視甚至不支持的情況下,雖「千萬人吾往矣」、堅定前行,事情才有可能改變。那我們一直打順風球,一直是社會焦點,會不會讓我們「不敢」、也「不會」在無人死蔭處行動呢?其實從127之後,我一直有這樣的焦慮。

但看到反核大遊行時,大新社的夥伴,在綠營政治動員的場合裡,仍高舉著"核四是藍綠共業"討罵,大家還是勇敢地聲援,跟他們站在一起。還有看到4/4在滿是鄭汝芬動員來的樁腳前,大家還是堅定舉著標語,追著總統跑。讓我相信,我們這群夥伴絕對是有「逆風而行」的勇氣。

所以,各位夥伴,不管以後人多人少,不管是不是焦點,讓我們彼此協力,一起繼續堅定地行動下去吧!

        而 422青年在凱道上手勾手,試圖蛇籠與總統府走去時所發生的一段小插曲,也引發我們對於我們的行動與自身階級位置的反思。D在另一封內部群組信裡提到:

那位倒在拒馬上的阿伯的現況

各位夥伴,
那天大家扣著手被擋在拒馬前的時候,有位"公投護台灣聯盟"的阿伯,躺在拒馬上,要我們踩著他的肉身,越過拒馬,繼續往總統府前進,但馬上被警察抬走。
我今天打給中正一的小賴,問這位阿伯的狀況,小賴說他那天背上有撕裂傷,警察馬上把他送到醫院縫合,沒有大礙,警方也沒辦他。感謝主。
阿伯那天的行動,對我來講很震撼,也覺得是一種很沉重的隱喻。過往的群眾運動,多少像阿伯這樣草根底層的衝組,用自己的肉身抵擋強權,然後讓另一批菁英踩著他的身體,走向權力核心。
還好,我們那天沒踩過去。
然後,我們也要切記,以後不只不能踩過去,也不要讓他們再這樣躺下去犧牲自己了。

        S也在群組信件回應:

看到這句話,很有同感。
我們也要切記,以後不只不能踩過去,也不要讓他們再這樣躺下去犧牲自己了。
許多時候,我們,被教育為"菁英"的年青人,只要願意為公義,多做一點,尌會獲取社會的目光。
同時,基層群眾,也會感到熨胋,而願意用自己的肉身抵擋強權,然後讓另一批菁英踩著他的身體,走向權力核心。
這件事,這個形象,不管是實體或象徵,我們都要謹記在心,
我們不能,也沒有權力,踩在任何人的身上,
我們不能,也沒有權力,自以為比任何一個人高尚
我們不能,也沒有權力,以為站在第一線,尌有道德的光環
我們所做的,尌是我們該做的,也用我們做得到的方式前行
人類社會的階級意識,透過社會建構(家庭,學校,媒體),無形中形塑了我們的思維,以致於,一不小心,我們的語言與行動,仍然顯示出"階級"判斷,同時我們的目光也多少朝著權力的那一方,如何超級階級意識,對權力永遠警醒,是我們該共同學習的一課。

        我們會對自己成為焦點,以及自身的階級位置有反身性的反省,並不是因為我們特別聰穎,還是特別謙卑。而恰恰好是因為我們「走入民間」,跟大家一起團結行動,所以知道跟我們一起行動的各種異質行動者相較,我們所獲得的社會目光,是遠超過我們所應得的。過於聚焦於青年行動,可能是來自於「青年能成事」的刻板印象,而誤讀了社會行動的真實樣貌。

         我們寫作此文是要指出「青年成事」,不是純真、年輕的身份使然,而是「走入民間」與大家在異質的社運場域裡擦撞,在團結行動中,激發出個人潛力,看到改變自身與結構的可能性。我們的行動若產生任何創新的形式或者社會能量,那也是從當代學運與社運各種異質行動者所累積的歷史土壤中長出來的。不論是不是鎂光燈所注目的焦點,謹以本文向各行業、各階層中,認真執事,勇敢實踐的行動者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