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企鵝 Facebook Plurk Twitter

        竹南大埔土地徵收事件,登上媒體版面已經有一段時間。

        9月6日,培慧打電話給我,希望我能出面請營建署都計組人員儘快到現場了解目前還有異議的四戶人家,以免造成遺憾。

        9月8日,是我第一次前往現場,第一次與自救會的成員見面。

        當車子由公義路與仁愛路口迴轉,眼前看到的是掛在路口與牆上的白布條。停妥車子,往回走到藥房門口,經詹順貴律師與自救會發言人葉秀桃簡單的介紹後,第一位開口的先生(後來知道他是彭秀春的老公張森文)就拉著我,指著掛在門口的一隻企鵝膠偶。一時之間,我還搞不清楚為什麼要掛一隻企鵝膠偶在門口?幾秒鐘的疑惑後,再往回看看布條上的字「大埔的企鵝,是一隻最後の孤鳥」,我才會意過來,原來是「企鵝」是「棄兒」的意思。

企鵝

        聽著他焦慮的向營建署陳興隆組長解說他無法接受「建物保留、農地集中」的理由。看著他們夫妻疲憊的眼神,我可以理解,同樣的理由,他們應該是已經一再的陳述,且不知道說過多少遍。

        離開藥房後,又前往有異議、尚未簽字同意的幾戶人家,在了解個別情況後,我回頭思索張森文夫妻的困境,發現張家恐怕會是竹南大埔土地徵收事件的最大受害者。因為張家將無建物可保留,也無農地可集中。

        當天傍晚,一直等到陳興隆組長開完會,我在電話中提出「通案原則,特別考量」的建議,也相約找時間談一談。經過幾天的沉澱,釐清相關的法令問題後。9月15日,我和培慧再去了一趟大埔,進一步了解張家的問題……

大埔的企鵝,是一隻最後の孤鳥

官方版本

        按照官方的版本,如果張家配合「竹南基地周邊地區特定區都市計畫」道路拓寬及截角退讓拆屋,除了依法領取徵收補償費外,縣府也願意提供45坪的建地,以土地開發成本價讓售給張家。

建物保留,剩0.3坪;買地蓋屋,天邊雲彩

        表面看來,張家的建物是保留下來,但保留下來的卻是「無立錐之地」的0.3坪(1平方公尺)。張先生述說著,營生的空間在1997年公義路拓寬時,已經被削過一次了,再來這麼一次,勉強可以養活一家人的店面就要消失。張先生說到剩下0.3坪,指著剩下的0.3坪(話說不下去……)。張先生說縣政府好意以開發成本價賣地,但扣抵土地徵收拿到的補償金,還不知道得再付出多少錢?買了地還得蓋房子,錢那裡來?

企鵝,悲從中來

        在張家無盡的感嘆裡,僅存的營生空間沒了,還得籌錢買地蓋屋,新環境的生意在那裡?可說是前景茫然。加上一起打拼的自救會成員一一簽字接受「建物保留、農地集中」方案,也難怪張家會悲從中來,自稱是「企鵝」,是大埔土地徵收事件的「棄兒」。雖然,自救會成員一再承諾會繼續支持他,他只能紅著眼眶,望著掛在門口的企鵝膠偶。

困境來自都市計畫書圖的截角標示

        張家的困境,其實是來自「竹南基地周邊地區特定區都市計畫」的「截角」標示。由於公義路及仁愛路道路寬度分別為24公尺及12公尺,依規定退讓的截角長度應為5公尺。在都市計畫書圖的「截角」標示下,苗栗縣政府據以開辦公義路及仁愛路交叉路口截角土地的徵收作業。

        就是因為「截角」標示,張家的建物土地將從8坪,減少到0.3坪。

苗栗縣竹南鎮公義路及仁愛路

解鈴還需繫鈴人

        一定得在都市計畫書圖上標示「截角」嗎?

         從《建築法》第50條、《苗栗縣建築管理自治條例》第35條第2項,並參考《高雄市建築管理自治條例》第16條第3項等規定來看,都市計畫書圖並沒有一定要有「截角」標示。只要「竹南基地周邊地區特定區都市計畫」書圖不標示「截角」,退讓的必要性,就會往後遞延至張家下次申請建築,指定建築線時。

         麻煩的是,張家左側一塊較小、位在轉角頂點處、屬於甲君的「畸零地」,已經因為都市計畫書圖的「截角」標示,完成徵收程序,讓問題複雜了許多。

        不過,一如其他自救會成員,張家也希望可以在行政院「建物保留、農地集中」的承諾下,沿著事件發展的軌跡,回到原點。所謂「解鈴還需繫鈴人」,我一方面相信,官方懂得如何解套;另一方面拜託大家,一起來幫忙大埔企鵝,給他打氣,不要放棄他!

苗栗縣竹南鎮公義路及仁愛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