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連心,代代相傳  NO.45 禾昌大樓(舊稱陽光新境) Facebook Plurk Twitter

         許美寶國小三年級休學,才十一歲就「出社會」,到台中一家鞋廠上工,四個手足按月準時把剛領到的工資帶回中寮鄉的山村老家,交給母親統籌應用,這是脫貧的起跑點。十六歲那年,一家大小以合力蓄積的十萬元購得一間中古屋,從此告別了棲身教會捐建的鉛皮屋及租賃五坪斗室度日的無殼蝸牛一族。

         一九九三年,許母林岸心肌梗塞辭世,許美寶以保險公司給付的保險金支付購屋頭期款。六年後,地震改寫了許美寶的命運,心愛的房子倒了,但喚回倦鳥知返的夫婿。

         許美寶母女三人都堅持原地重建,否則一旦搬遷了,孫女擔憂阿嬤找不到回家的路。然而,六十戶人家,只有許美寶形單影隻地枯守心中不熄的火苗,夫婿苦勸妻女搬回婆家住,雖極力反對她重建,但終究結束分隔兩地的情態,回到組合屋共同生活。

         災後第二年,左耳罹患了突發性失聰,造成許美寶「出社會」近三十年以來,首次失去工作,不過上蒼又替她開了另一扇窗,身兼更新會的理事長和總幹事,一肩扛起重建擔子。

         當想起「房子倒了,往後要住哪裡是好」、當身心俱疲頻臨崩潰時,許美寶總會取出母親的遺照,向老人家泣訴,她告訴自己不能讓母親失望。

         雖然國小就輟學,但是她勤於查字典,還有上國中的女兒充當左右手,而重建團隊的中國建經公司、朱國華建築師、張耀宗代書都熱心地協助文書工作。眼看就要進入動土階段,許美寶的視力大幅退化,既老花、散光又近視,再加上腸粘黏;問起健康狀況是否和重建太吃重有關,她只是淡淡地說,可能是剖腹產又疏忽了坐月子。實際上,這樣的重建形式,和生小孩沒兩樣!

         二度「從無到有」的歷程,許美寶發揮昔時傳統婦女的天職,為家庭撐起一片天。

NO.45 禾昌大樓(舊稱陽光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