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厝舊曲,故人長敘  NO.14 一品居 Facebook Plurk Twitter

         第一橫街蜿蜒到「一品居」門前的彎道呈現的陡坡,正是「山城」特殊的地理景觀。東勢轄區只有部分是大甲溪沿岸狹長的河階平原,其餘多為丘陵地。

         由於車籠埔斷層和大芧埔斷層的擠壓,在東勢鎮造成破壞力,二十五個里當中,以粵寧里、延平里、南平里和詒福里傷亡最慘烈。

         「一品居」坐落於延平里,屋後有座東聖宮,寺廟內外平時好比文化中心和資訊交換站,遇到這回的震災,又是一處庇護中心,外圍空地頓成供應災飯的大食堂,還有堆成山丘、過剩的捐贈衣物。

         家住一品居六樓的劉徐桂英,年近八十,爽朗而健談,回想受災經驗,就算提起「那一夜一個人在家喊救命」、「避難後回到家裡發現金條細軟不見了」,自是一副「笑看人生,乾坤朗朗」的灑脫模樣。

         劉徐桂英參加「姊妹會」已有二十多年了,結拜金蘭的姊妹淘和眷屬,輪番做東,每月餐敘一回,席間以歌會友的模式逐漸形成。因震災而中止半年的例會,再聚首時,是在大雪山林場組合屋,那五年,客家山歌和台灣民謠陪伴大夥兒走過沈鬱的低徊時光。

         搬回一品居這四年以來,好姊妹們常來新居相會,只是陸續有人凋零了,「九二一」之前常常滿座的情景已不復存在。

         中壯年時期的劉徐桂英相當活躍,招攬旅行團、做遊覽車小姐的餘暇,她變身鑼鼓班的鼓手,為迎神廟會助陣。而旅遊旺季,一個月可帶十多團出遊,災後,往往一個月只有一、兩團,所以她已然從旅遊業退隱。

         放下鼓棒和麥克風,看見生命紋理的濃密和淡遠,豁達如劉徐桂英,面對「頃刻一聲鑼鼓歇,不知何處是家鄉」的人生情味,或也了然於胸。

NO.14 一品居